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17章 017
    第十七章

    上午,老太太身边的刘嬷嬷将江厌辞请了过去。

    老太太因为二儿子的事情瘦了一大圈,精神也不大好。有时候老太太也会想若这事没有被发现,像以前一样一大家子的人其乐融融是不是也很好?不过老太太也不是善恶不辨之人,这样的想法只是一时生起,更多的是一种唏嘘。这事若是她第一个知道,也不会纵着老二这般行径。

    见到江厌辞酷似长子的五官时,老太太脸上稍微能带些笑。

    “快到祖母这里来坐。”老太太拉着江厌辞在身边坐下。她已经摸出江厌辞的性子,知道他寡言。初时失落,后来倒也习惯了,反正她瞧见江厌辞的眉眼,心中便宽慰。

    “这些年你在外吃了不少苦,如今回来了可得好好补回来!”老太太顿了顿,“当然了,这高门子弟要学的东西也多。祖母给你请了几位先生,都是大家,你可要好好跟着学。祖母不求你考功名,能学一些是一些。”

    “是。”江厌辞应下。

    老太太话说得委婉。非贫民之家,越是权贵门第面上的竞争和暗地里的手段越是不干净。实则老太太心里很是担忧江厌辞大字不识一个。为恭贺江厌辞归家的庆宴已被她尽量往后拖一拖,可书画筹的事情却躲不过。

    书画筹是好些年的习俗了。京中权贵富得流油,圣上便想了这么个法子。每年举办一场拍卖,所得充为军饷。这拍卖之物正是京中高门子弟的字画。

    江家,开国时便被赐了爵。世袭罔替了几代,论门第底蕴,在整个长安也能排上前三。皇家公主多不胜数,江家这样的世家高门在整个长安却是有数的。

    当年江眠风与华阳公主成亲,都没人敢说这是尚公主。嫉妒华阳公主的旁的公主,竟酸溜溜地直言华阳是高嫁。一时惹为热谈。

    这书画筹,江家自然要交东西上去。

    江厌辞临走前,老太太忍不住又多督促了几句书画筹的事情。望着江厌辞走远的背影,老太太不由想起很多年前的那场书画筹……

    他的眠风啊,出尽了风头。玉案一摆,挥笔潇潇,一字千金,求购者排成长龙。

    “唉。”老太太叹息。

    她心里有数,自眠风病逝,江家的风光正在逐渐暗淡。

    老太太暗暗下定决心,给江厌辞娶的妻不仅要知书达理,更要聪慧有才!

    刘嬷嬷从外面进来,禀话:“老太太,孔家娘子来了。”

    “谁?”老太太颇为意外,“孔兮倩?”

    因为江云蓉的婚事,两家已经彻底闹掰。孔兮倩怎么会忽然登门?

    “想来孔家也想缓和缓和关系。”刘嬷嬷说。

    老太太点点头,让人请孔兮倩进来。

    ·

    江厌辞从老太太这边离去,回到观岚斋,刚走进庭院,遥遥看见江云芽被婢女牵着往屋里去。

    小厮令松迎上来禀话:“殿下,大皇子派人递话过来,白家那边已经答应了。”

    李漳送过来的这四个小厮,并非寻常家仆,要么进过军营要么在禁军当过差。个个身手了得,也个个冷着脸。

    月皊弯腰,牵起江云芽的小手。她想牵云芽到院子里,一抬眼望见了江厌辞,便立在门口不进不出地犹豫起来。

    江厌辞转身,出了府。

    他去了一趟白家。

    白家老爷以前也在朝中当过官。一场祸事使得儿女丧命,他一下子病倒,也借此辞了官,变卖了旧宅,在这燕子巷买了个不大的宅子,夫妻两个不问外事,颇有几分隐于闹市的意思。

    外人都说,老两口一直都没从丧子之痛中走出来。

    江厌辞对京中不熟,他托李漳寻一对夫妇,要求为人和善且无子女。

    李漳很快给他寻到了,正是白家老两口。

    江厌辞立在巷口,远远望着白家门前。老两口坐在门外树下,正在给他们养的一只看门狗洗刷毛发。

    “再跑到泥巴里打滚揍你!”白老爷挥了挥手里的木枝。

    白夫人笑着拍了拍狗脖子:“快跑快跑!”

    那大狗并不跑,反而跑去用脖子蹭白老爷的腿。

    “走走走去!”白老爷赶它。

    大狗忽然甩了甩身上的水,甩了两个人一身。

    白夫人抱怨,白老爷拿着木枝吓唬它。只是老两口脸上都带着笑。

    江厌辞收回目光,转身离去。

    江厌辞从不是个心善之人,没有太多凭空而生的多余怜悯。初见月皊时,她于他只是个陌生人。先冷眼观察,是他一惯的作风。

    后来华阳公主来了信。他虽然没有看见华阳公主给月皊的那封信中说了什么,可从月皊的反应也能猜出二三。

    于是,他有了决断,并且很快付之行动。甚至没有等华阳公主回来。

    知晓自己是江家嫡子,江厌辞对这些年错失的富贵并无惋惜。他并没有怪谁,人世间富贵与荣辱不过过眼云烟。

    他更不可能迁怒一个无辜的小姑娘。

    他也不需要留月皊在身边当一个小妾,如此折辱人家。月皊回到江府,一切都那么熟悉,偏身份大变,心中会是怎样的酸楚难过。那些落差、那些恶意,不会因为她弯着眼睛笑而不存在。

    也不知道她夜里蒙着被子哭了多少回。

    江家,不适合她。

    小妾的身份,更不适合她。

    所以,江厌辞给月皊重新找了个新家,没有那些旧地重游的酸楚唏嘘,让她以白月皊的身份重新开始。

    等华阳公主回来,他会再劝华阳公主收月皊为义女。有了这层身份,她日后受到的冷言酸语当会少很多。

    至于给他当过小妾的污点,远不及进过牢子去过教坊。江湖人讲究不拘小节。江厌辞觉得月皊虽然是个娇气的小姑娘,可是她也能坦然面对。

    江厌辞眼前浮现月皊弯着眼睛笑的模样。

    再往前走没多久,江厌辞隐约听见了求饶声。他寻声而去,看见几个人将一对姐弟堵到死胡同。

    他习惯性地去摸腰间的佩剑,却摸了个空。

    江厌辞皱了下眉,随手解下腰间那块碧绿的玉佩,随手一掷,然后转身而去。

    那枚价值连城的玉佩在他转身后四分五裂,朝着那几个地痞而去,似有眼睛般准确从后心刺入。

    拼命求饶的姐弟两个哭着抬头,茫然地看着倒在脚边的人。

    ·

    江云芽来找月皊,是为了贴花钿。

    “三姐姐这里总是有很多花钿!”

    可是月皊现在一枚也没有,所以让江云芽将自己的梳妆盒子捧来。

    当然不是直接贴上,而是做些改变。月皊那双手很巧,总是能将寻常的花钿贴出不同花样来。她以前很喜欢颜色好看的小东西,自己做的花钿比买来的还好看。

    比如说她现在就把三个不同的花钿仔细裁了,再拼着贴在江云芽的额头。

    “真好看!”

    江云芽的婢女柔声说:“六娘子,这花钿也贴了,咱们该回去写字了哦。”

    江云芽撇了撇嘴,攥着月皊的手,奶声奶气地说:“三姐姐,春玉一直催我读书,还说我若是不把课业写完,就让羽剑门的人把我抓走呢!三姐姐你说她是不是骗人?”

    春玉拼命冲月皊使眼色。

    春玉这话自然是骗人的,别说羽剑门早就不存在了,就算尚在时,也神秘得很,哪能跑来抓小孩子。

    月皊惶惶着瞳子望向春玉,说:“羽剑门好厉害呢!”

    江云芽眨眨眼。

    月皊笑起来,拉着她的小手说:“芽芽回去写课业吧。三姐姐困了想睡觉觉呢。”

    “哦……”江云芽点点头,从椅子掉下来,乖乖被春玉牵走了。

    月皊含笑目送,在春玉头上的新簪子上多看了一眼。她回头,望向正擦桌子的花彤。

    月皊拧了眉。

    快过年了,府里的下人们得了月钱,还会得格外一份赏,都喜滋滋地给自己添了东西。

    可花彤什么都没有。

    “花彤,你说如果我做些花钿和小首饰什么的,能卖出去吗?”月皊认真问。

    “那肯定呀!”花彤道,“七彩阁的花钿都没娘子做得好呢!”

    月皊笑了。

    白沙脚步匆匆进来,犹豫了一下,才禀话:“四娘子没了。”

    月皊脸上的笑僵住。过了好一会儿,她才白着小脸问:“怎么没的?”

    “投井。”

    四娘子是府里二爷的女儿。月皊和二爷那一支的女眷一起被送去的教坊。

    月皊脸色苍白。她眼前浮现江念婉。四妹妹哭着问她做错什么了,要被送到这里被折磨?

    月皊也哭,和她一起哭。

    江念婉哭着问:“我们真的要像他们说的那样自尽守节吗?”

    月皊摇头,哭着说不想死。

    好半晌,月皊眼睫轻颤落下泪来。若能改律法多好呀,一人作恶为何要牵连家人呢?

    夜里,月皊又开始做噩梦。

    梦见那个老鼠满地跑的脏臭牢狱。耳畔是别的犯人被鞭打的声音。可怜的妇人被狱卒调戏,污言碎语即使她捂上耳朵也挡不掉。

    月皊在睡梦里喘不过气来。

    她惊醒,坐起身大口喘着气,冷汗已将她的衣衫打湿。

    她一个人抱膝坐在黑暗里缓了好久才缓过来,慢吞吞地起身去浴室洗去一身的汗,然后坐在灯下擦着湿发。

    江厌辞推门回来时,两个人都很意外。

    已经下半夜了。

    月皊犹豫了一下,才小声说:“我昨天晚上说了不该说的话,三郎不要介意……”

    江厌辞点头,道:“改主意就好。”

    “不是改主意……”月皊蹙眉,“是觉得不该讹你。那、那天你给我穿衣一定是事有缓急不得已为之。许、许是那人很快就要醒,许是寻不到婢女……三郎是很好的人……”

    月皊小声糯语:“虽然我很想留在三郎身边,可是说不定三郎已有心上人相约一生一世一双人,那我不该……”

    “没有。”江厌辞打断她的话。

    月皊飞快地望了他一眼,又立刻垂下眼,沉默着擦头发。柔和的灯光照在少女皙白的玉颈,她身上残着沐浴后的氤氲水汽,出水芙蓉当如是。

    江厌辞喉间微干,走到一旁方桌坐下,径自倒了杯凉茶。

    “有热茶的。”月皊提起热茶走过去。

    许是噩梦里哭得太久,又或沐浴时闷到了,月皊头脑沉沉,忽然眩晕。

    江厌辞伸手去扶,要倒向一侧的月皊便跌坐在他腿上。她湿漉漉的发带着点浅浅的香,微凉的耳尖擦过江厌辞的唇角。

    江厌辞握着茶盏的手微用力。

    月皊心想三郎真不愧是行走江湖之人,身上竟藏着坚硬匕首。真硬,硌得她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