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11章 011
    第十一章

    有那么一瞬间,江云蓉觉得面前的江厌辞是个傻子。自己的小妾心里记挂着别人,他不在乎?

    这正常吗?这不正常啊!

    江云蓉深吸一口气,转头望向月皊,这一看,她差点一口气没喘过来。她刚刚急着兴师问罪,竟没发现月皊穿了一件白狐裘披风,而在披风下也是一身崭新的衣裙。

    好巧不巧,和她身上的衣裳撞了色。

    她身上这条裙子本就是旧衣,勉强上身。而月皊身上的那条裙子一看就是今冬的时兴款。

    “送客。”江厌辞抬步往屋子里走。

    月皊心里惦记着江厌辞身上的伤,看也不看江云蓉一眼,急忙转身跟着进了屋。

    她旋起的裙角在江云蓉眼前晃过,明明离得那么远,却像打在她的脸上。

    江云蓉拂袖转身。

    吴嬷嬷冷眼看着,板着脸开口:“二娘子是不是该将我们院里的东西放下。”

    东篱讪讪,将怀里抱着的那个铺满金子的食盒递给一旁的婢女,快步跟上江云蓉,悄悄打量着主子的脸色。

    ——明明来时是为了挑拨看热闹的,没想到反被赶了出去。

    还没走出观岚斋呢,江云蓉迎面看见小厮抬着一排排的箱笼往这边来,箱笼上的标识她认的,是九环街的海棠春。海棠春里专卖女子服饰。

    江云蓉猛地停住脚步,转身回望。她脸色苍白,眼中又布满浓烈的气愤。

    她为了买月皊花光了积蓄,就连府里小妾都穿上新衣的时候她还得凑合着穿旧衣衫。而她买下来的人,却买了一箱又一箱的新衣服!

    江云蓉气恼地心口疼。

    “娘子……”东篱拉住她的手宽慰。

    江云蓉甩开东篱的手,快步回自己的住处。东篱不敢再多说,默默跟上去。回去了之后,江云蓉摔了好些东西,最后阴沉着脸色坐在梳妆台前,拉开抽屉。

    抽屉里有一个木盒,盒子里装着月皊的身契。

    她紧紧握着木盒,忽然笑了。只要这身契一日在她手中,那个小贱人便一日逃不出她的掌中!她说:“东篱,去一趟陈家。问问陈家六郎还想不想买月皊。”

    东篱愣了一下,犹豫道:“这、这不太好吧?她已经到了三郎的房里……”

    江云蓉横目望过来,东篱立马住了口,转身出去办。

    ·

    吴嬷嬷冷眼扫过院子里的下人。今儿个婢女们打扫时,有人进了月皊的小间,翻看过那个食盒,然后悄悄通报了消息,江云蓉直接带着人过来捉赃。

    院子里的这些婢女们,只芳甸、流霜、月照和白沙四个是她带过来的自己人,剩下的都是江家人。这些下人们中,不知道有多少个人会是别人的眼线。

    吴嬷嬷心里明白,刚过来,这是必不可免的情况,只能慢慢分辨,就算辨出来了,也得绕着弯子赶人。

    急不得。

    吴嬷嬷转身进了屋,看见月皊坐在高脚凳上,目光虚置地发呆。

    “嬷嬷!”月皊见了她,立刻亮起眼睛来,紧接着又蹙了眉,面露难色。

    “姨娘有什么吩咐?”

    月皊指了指箱笼,小声问:“我不知道要将它们放在哪儿。我那屋子实在太小了,放不下……”

    她说着说着声音低下去,带着点窘迫。

    吴嬷嬷清楚月皊那间屋子的情况,早就吩咐了,她说:“婢女正在收拾地方,一会儿就会安置妥当。”

    月皊的眼睛立刻弯起来,笑着说:“就知道嬷嬷周到!”

    孙福从外面进来,刚巧听见两个人的对话,他笑着说:“姨娘那屋子逼仄,木板睡着也不舒服。姨娘还是应当换个地方安歇吁。”

    月皊抿着唇不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想睡大屋子拔步床吗?她没有呀。

    吴嬷嬷瞥了一眼月皊的神色,就知道她没听懂。她难得和孙福统一战线一回,沉声道:“姨娘若是觉得那窄床睡得不舒服,就去大床上。”

    月皊仰着小脸望着她,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吴嬷嬷顿了顿,再补充:“睡自己男人的床,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孙福的那双小眼睛眯成一条缝。

    这下,月皊听懂了。

    “我、我……”她微微张了嘴,惊得说不出话来,脸颊却逐渐晕了红。

    江厌辞从浴室里出来。月皊见了他,脸上的红晕染得更浓了,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听见刚刚的对话……

    吴嬷嬷便不再多言,禀了一声就去了库房。孙福也跟着她出去,笑嘻嘻地问:“你说,咱家这回押的赌,能赢一波大的不?”

    吴嬷嬷“嗯”了一声,一如既往地敷衍。

    ·

    江厌辞胳膊上的伤被月皊压得流了很多血,他一回来就去了浴室淋浴清洗。此时刚从浴室出来,经过月皊的时候随意瞥了一眼,见少女脸蛋红扑扑的。

    ——看来新衣服的确够暖和。

    他收回视线,径直往里屋走。

    月皊垂着眼,没敢抬头。江厌辞的靴子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又消失在她的视线里。直到轻微的关门声吹进月皊耳中,她知道他进了里屋,才敢抬起脸。

    她望着里间的方向,慢慢拧了眉。

    明明之前急着给他换药,在江厌辞去沐浴时,她已经端着他要用的药送进了里屋,然而此刻她却没有勇气跟进去。

    吴嬷嬷的话反复回响在月皊耳畔。好半晌,她伸出手来摊开手心,一笔一划专注地在手心写下一个字。

    “妾。”

    她呆呆望着自己的手心,心里拧巴得分成了两个人。

    一个月皊乖乖地说,就算是为了阿娘,以一个妾的身份留在他的身边照顾他,也是应该的。

    令一个月皊哭着说想逃走,想摆脱妾室的身份,想去一个谁也不认识的地方,以一个新的身份重新开始。

    良久,月皊放下了手。

    她默默对自己说,慢慢想,不要急。

    月皊再一次转头,望向里间的方向。到底是她压了他的伤口,怎能不管不顾?她从高脚凳下来,走到里间门外轻轻敲了下门。

    “进。”

    江厌辞坐在桌边,正在给自己上药。

    他身上的衣衫半褪,露出修长的右臂,和半边宽阔的胸膛、沟壑分明的锁骨,以及蕴含着力量的胸膛。穿着衣衫时,他瞧上去挺拔又消瘦,没有衣物修饰,偏又是这样健硕的身姿。尤其他身上有很多伤,这些新新旧旧的上盘踞在他的胸膛上,多添了几分狠厉孤浪的滋味。

    “我来吧。”月皊在江厌辞身边坐下,去拿药。

    虽然不是第一次给江厌辞上药了,可月皊仍旧不敢直视他半裸的胸膛。

    伤口还在往外流血。

    月皊将雪色的药粉洒了一层又一层,眼睁睁看着月痕漫上来。她瞧着,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开始疼。她略弯了腰,轻轻吹了吹。

    江厌辞垂眼望着她,目光里带着些审视的意味。

    他从有记忆起,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忽然有一天,在他病危之际,得知了父母的消息。

    他放下所有事情,带伤赶来长安。想要见一见从未见过的家人。亲生父亲已不在人世。祖母、叔父,同辈兄弟姐妹,他都已经见过。唯独尚未见到母亲。

    一个人身上总会染上些父母的品行和习惯。

    江厌辞审视着月皊。

    她像白纸一样简单,容易看透。短暂几日的相处,他知道她是个单纯柔软又善良的小姑娘。

    那么,他的生母是不是也是这样好的人?

    她第一次见他时掉了眼泪,因他的五官让她想起阿耶。他又何尝不是从她身上去思量从未见过的生母。

    “好啦。”月皊将江厌辞的手臂包扎好。她抬起眼睫,望着江厌辞的眼睛,带着歉意地说:“对不起哦,害得你伤口又裂开。”

    本来还有一句“一定很疼吧”,将要说出口时,月皊突然想起他说过他没有痛觉,生生把话咽下去。

    江厌辞收起思绪。

    月皊的视线总忍不住往下移,看见他半开的衣衫,她不自然地移开目光,小声说:“我先出去了。”

    她刚起身,手腕忽然被握住。

    月皊心头怦怦跳快了几声,身子也跟着僵起来,她僵着没有将手收回来,也不敢去看他。

    心跳是乱的,心情更是乱的。

    心里的那两个小人儿,乖顺的那一个似乎将要占了上风。先前她写在手心的“妾”字,不停在她眼前晃,重重叠叠,提醒着她的身份。

    “抱歉。”江厌辞开口。

    月皊惊讶地望过去。瞬间,她眼中的讶然散去,望着手腕上的那枚木珠,慢慢红了眼圈。

    江厌辞将那条木珠手串系在月皊的腕上,道:“昨天晚上的事情,希望你不要介怀。”

    手串系好了,江厌辞收了手。

    月皊的目光仍凝在那枚木珠上。她后知后觉江厌辞今天带她出去买衣服,是为了弥补昨晚之事,是在跟她道歉。

    “没事,没事……”月皊急忙摇头。

    她又问:“是丢了很重要的东西吗?”

    江厌辞没有答话。

    月皊抿了唇,感觉自己问得多了。她正想着是不是要出去,见江厌辞的目光望过来。

    四目相对,气氛却有一点尴尬。

    月皊先开口:“三郎是不是还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呀?”

    她戴上木珠的手背在身后,轻轻捏了捏衣袖。

    “坐。”他说。

    “哦……”月皊莫名觉得江厌辞有很重要的话要对她说,她局促地坐下来,只坐了椅子的一点边边,腰背挺得笔直,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他。

    江厌辞开口:“我不会一直留在江府。”

    他只一句,就让月皊惊得睁大了眼睛。她问:“为什么呀?好不容易和阿娘……和你母亲团聚,应该好好相伴享受天伦之乐才对呀。”

    血仇在身,却是不能对她多说。江厌辞沉默了一息,才再开口:“是江家人的勾心斗角连累了你。你本无辜,累你骨肉分离、累你进牢狱、累你被欺,并非我本意。”

    月皊瞬间鼻子一酸。

    江厌辞早知道她是个爱哭的姑娘,瞧着她又要哭出来的模样,斟酌了言辞,才再开口:“初见你那日情景,让你进府只是权宜之选。”

    “我无心儿女情长,亦不曾将你当成侍妾来看。你是留在府中陪伴华阳公主还是另辟府邸,都待她回来再说。”

    江厌辞想起茶肆里望过来的目光,想起那盒藏了金子的糕点。

    “若你心有所属也非错事,把我当成兄长亦可。”

    江厌辞极少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喉间浮现几许干涩的不适,他侧过脸,一阵轻咳。

    月皊怔怔望着他,眼眶里蓄着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