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9章 009
    第九章

    “二娘子,今儿个一大早有人送了盒糕点给那位。”东篱禀话。

    江云蓉对镜冷笑了一声:“就是个四处勾搭的货色,指不定又是哪个老相好送的。”

    “还有就是……四郎邀三郎出去逛逛,三郎让她也跟着。”

    江云蓉开始继续画眉,悠悠道:“这不奇怪。要是我被掉包,我肯定也会大买特买的时候让顶替我享福的人站在一旁酸溜溜地看着,还要她当丫鬟给我拎东西!埋汰不死她!”

    说到最后,江云蓉逐渐加重了语气,心底的恨那是怎么也藏不住。

    江云蓉起身去更衣。她看着婢女捧着的衣裳,皱了下眉。这是去年做的冬衣了。

    虽说府里都会统一裁衣裳,可五六天前才量尺寸,等新冬衣送过来怎么也要半个月后。府里各处都自己添了新衣,没只等府里的那一批。就连江冠玉屋子里的几个小妾也都穿上了新衣。

    往年江云蓉也会自己添办,可她今年没钱了。

    她的钱呢?

    ——用来买月皊了。

    去教坊买人,可真贵!

    江云蓉黑了脸。可她一想到此时月皊正跟在江厌辞身边受委屈,这才稍微舒坦了些,拿过婢女捧着的衣裳。

    鹅黄的襦裙。

    江云蓉左看看右看看,勉强看顺眼了。

    此时,月皊已经坐上了马车,安静坐在江厌辞身侧。

    江冠玉坐在江厌辞和月皊对面,身边伴着个小妾。他没想到江厌辞会把月皊带着。带个女人出门多少不方便,不过这是江厌辞第一次和他出来,他不好拒绝,索性从自己的小妾里喊了个跟过来。

    孙菀红坐在江冠玉身边,忍不住频频打量月皊。这位曾经的明珠,她曾仰望、羡慕,没想到如今平起平坐了。

    江冠玉几次主动开口,介绍着长安哪里好玩。说得多了难免口干舌燥,就歇了口。马车里便安静了下来。

    “这蜜枣酥好甜,好好吃。”孙菀红伸手,“月皊,你也来尝尝看。”

    唤她的名字是带着点快感的,毕竟以前没资格直呼其名。

    “谢谢。”月皊接过来,望着孙菀红弯着眼睛笑了笑。

    她知道江冠玉屋子里小妾多,只是她以前并没见过几次,算不得认识。孙菀红望着她时眼睛里的那点小雀跃,月皊看懂了。她咬了口蜜枣酥,心里也染了几分唏嘘。倒也不是看不起当小妾的,更多的是对于自己从高处跌落的黯然感慨。

    蜜枣酥很甜。月皊小口小口地将整块都吃了。

    孙菀红瞧着她这样,反倒衬得自己心胸狭隘了。她自觉讨了个没趣,也不再多说。

    可她闲不住的性子,使得一双眼珠子东看看细看看,不由打量着刚归家的小郡王——如今江家的家主。

    孙菀红悄悄在心里感慨小郡王生得真好看!江冠玉虽然也是长安有名的俊俏公子哥儿,可和江厌辞一比,简直瞬间黯然失色,像个跟在后头的小厮。

    孙菀红正打量着呢,江厌辞忽然看过来。

    冰冷的眼神带着说不清的危险讯息劈头盖脸压下来,孙菀红竟有一瞬间感觉到喘不过气。她那张红扑扑的小脸霎时泛了白,尴尬又慌乱地移开了目光。

    月皊不小心碰倒了小方桌上的一个空杯子时,孙菀红才感觉到江厌辞带给她的压迫感散去。

    月皊将杯子捡起来,用帕子仔细擦了擦放在桌上,才发现江厌辞望着她。她抿了下唇,小声说:“我擦干净了……”

    江厌辞移开了目光。

    马车行了好一阵子,到了热闹的九环街。九环街是长安最热闹的地方,白日里车水马龙川流不息,到了晚上也灯火重重通宵达旦永不歇。

    继续往前,人越来越多,马车的速度不得不放慢,还不如步行,几个人就下了车。

    “今年冬天比去年冷得多了,府里的衣服还没做好呢,咱们去买衣服吧?”孙菀红挽着江冠玉的胳膊摇啊摇。

    “好好好。”江冠玉语气敷衍,倒也往前头很大的一家成衣店走。不能赌钱,他心里不大痛快,多少在脸上显了出来。不过他对自己的女人倒是向来大方。

    月皊偷偷望了江厌辞一眼,很想问他们去哪呀。不过她还在琢磨着要不要开口的时候,江厌辞已经继续往前走了。月皊默默跟在他身后,跟着他进了那家名唤海棠春的成衣店。

    海棠春里已有几位宾客在挑选。掌柜的笑脸相迎,介绍起今季新品。

    孙菀红开心地夸赞这个好看,那个也不错。

    掌柜的顺着她说:“好眼力,这紫烟缎宝相云纹的织缎裙可是今冬的新品!”

    月皊瞧了一眼,在心里默默地念叨着他胡说。这款式明明前年秋天就有了,而且虽然在屋子里瞧着色泽花纹不错,到了外面日头一照,颜色却要暗上许多。

    “你自己去挑。”江厌辞忽然开口。

    月皊愣了一下,惊讶地抬起眼睛望着他。明灿的眸中透着询问。江厌辞的目光落下来。

    四目相对,月皊望着他漆色的眸子一瞬,移开了目光,胡乱地点了下头。

    她走过去看衣裳。

    月皊以前在洛北时,一日要换两三身衣裳。她有一间霓裳楼,里面的巧手娘子们研了新花样、新绣纹、新款式的衣衫,源源不断地送来给她。就算是一年前来了长安,奢侈不减,整个长安的衣物坊都识得她,恨不得把自家衣裳送来给她,先让她穿个新鲜,再引着京中女郎们效仿。

    月皊一眼看中那件鹅黄的裙子。

    虽然摆在这一行架子上的裙子不止一条鹅黄,可这条裙子的色泽又柔又艳,十分打眼。月皊瞧出来这裙子用了极其柔软的澜丝棉。这种料子穿在身上最舒服。裙上绣纹不多,只在裙摆用金丝银丝绣出立体的小鹿,活灵活现。裙外罩着一层轻薄的卷雾纱,又让这条冬日的裙子蕴出几分缥缈的意味。

    一定很贵。

    曾经不识金银数的人,现在认识钱了。

    月皊收回目光,拿了角落里的一条竹青的裙子。款式很寻常的一条裙子,颜色也素,一丁点绣纹都没有。在一堆精致的衣裙里,显得十分不起眼。不算好看,可它是棉的。穿在身上应当既暖和又舒服。不像她前几天穿的那身,贴在身上磨得肌肤微微泛红。

    月皊瞧得认真,没注意到门外有人打量着她。

    “呦,这是谁呀。我没看错吧?”孔兮倩拖着施施然的步子迈进来。

    孔兮倩是孔承泽的妹妹。当初江云蓉被休弃一事闹得京中沸沸扬扬,也使得两家彻底闹掰。

    孔兮倩并不认识刚归家的江厌辞,也没看见陪着孙菀红进了小间换衣的江冠玉。

    “不在家里给你家男人端洗脚水,还有闲暇时间出来买衣服?”孔兮倩走过去,瞧着月皊手里的衣裳,“这裙子可不像你以前穿的。怎么,没钱啦?”

    孔兮倩掩唇笑了笑,回头示意:“没钱问我哥哥借呀。”

    月皊顺着她的视线,便看见立在门外的孔承泽。孔承泽正望着她,一副肝肠寸断的模样。

    月皊平静的小脸蛋一下子皱起眉,她向后退,躲到江厌辞身后。

    江厌辞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又瞥了一眼门外的孔承泽。

    孔兮倩这才注意到江厌辞。一眼望过去,目光险些没能移开。她怎么不知道京中哪家公子竟生得这样、这样……惊心动魄地让她脸红心慌!

    掌柜的赶过来打圆场,笑着问月皊:“是要这件吗?”

    月皊还没答话,江厌辞抬手指了指架子上的那条鹅黄的裙子。

    这条裙子孔兮倩先前就看中了,不过是有事先去隔壁拿了胭脂,她急急说:“我先前便相中了它,公子可能割爱?”

    江厌辞没说话,孔兮倩讪讪一笑,柔声:“没事,我拿旁边那条翡翠绿的也行。”

    孔兮倩还不知江厌辞是何人,可掌柜的认识。他谄媚地冲江厌辞摆出笑脸,确定一遍:“爷,是左数第三条对吧?”

    “全部送去江府。”

    掌柜的愣了一下,不确定地问:“是那边架子上的都要了,还是店里的都要了?”

    显然是后者。

    当然了,孙菀红选好的那几件,没抢。

    孔兮倩呆呆立在一旁,慢慢回过味儿来,知道这个令她脸红心乱的郎君是何人了……

    她有些尴尬地走出去,兄长已不在门外。

    江冠玉和孙菀红出来的时候,正瞧着店里的伙计眉开眼笑提着东西往外走,要把新衣服送到街口的马车里。

    他赌瘾已经很重了,不想再和他江厌辞一路,随便寻了个借口,带着孙菀红自去了。

    月皊望着忙碌送衣的伙计们,几不可见地蹙了眉。明澈的眸中浮现几许茫然。

    她跟着江厌辞出去,默默跟在他身后,走了好一段,她终究是忍不住小声问出来:“为什么买这么多衣裳呀?”

    显然,江厌辞并没有理会她。

    “三郎……”月皊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些,“你是不是要娶妻啦?”

    江厌辞忽地停住脚步,转身望过来。

    望着月皊带着些稚气的干净眼眸,江厌辞沉默地转回身,然后带着月皊去了另一家成衣店。显然在海棠春里没有他想要的。

    这家成衣店卖着各种暖和的狐裘袄。

    江厌辞拿了一件堆雪般的白狐裘,亲自搭在月皊的肩上。

    狐裘很暖,温暖一下子将她环裹。月皊微红的指尖儿捏着狐裘边柔软的毛毛。她慢慢抬起脸,蜷长的眼睫下一双眸子亮亮地望着身前的江厌辞。

    月皊终于后知后觉——江厌辞是在给她买衣服。

    办完了事情,江厌辞打算打道回府。他转身,脚步却不得不顿住。他回头,视线落在月皊攥着他衣袖的葱白指尖上。

    他便抬眼望向她。

    “那些衣服都是给我的吗?”月皊声音又软又小,眼睛里带着些孩子气的期盼和脆弱。

    江厌辞本不想搭理这种废话。

    可望着她的眸子,他问:“还有什么想要的?”

    月皊赶忙摇头,动作忽又顿住。她眸光躲闪了一瞬,才小声说:“三郎受了伤,咱、咱们去买些补药吧?”

    月皊一直惦记着那家药铺为她花大价钱买灵芝,若卖不出去这个年要不好过的。

    她实在不是个会撒谎的人。

    江厌辞瞧着她忐忑的模样,还是陪她去买了那支灵芝。

    回去的马车上,月皊抱着那盒灵芝弯起眼睛。她的境遇自己经历就好,不想连累了旁人。

    “换上。”江厌辞忽然开口。

    月皊微怔。换衣服,在这马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