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8章 008
    第八章

    月皊明显是不信的。怎么会有人不知道疼呢?她仰着小脸望着江厌辞,手指头已经下意识地探出去,在江厌辞小臂上的伤口边边戳了戳,想验证一下他疼不疼。当她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时,立刻红着脸收了手。

    江厌辞脸上没什么表情,他略欠身,拿走月皊手里的药瓶,衣角扫过月皊蹲着的膝头。忽然拉近的距离,他的气息也近了,月皊小脸红扑扑地向后退了一点。

    显然,江厌辞瞧着月皊呆手呆脚,不想再等下去了,拿了药自己来上。

    江厌辞自然是没有说谎的。没有痛觉这事在旁人看来带着点悲情,指不定要编出一个凄凄惨惨戚戚的过往。

    实则这是他自己选的。

    他所在的师门练武都要有所舍弃。比如他的师兄舍了七情,十一弃了味觉,小师妹左耳听不见。

    相比之下,他没有痛觉反倒不算什么。只是有时候的确会给他带来困扰,让他对自己受伤程度不能很好地自知。

    月皊手中的药瓶被江厌辞拿走了,她便默默蹲在一旁看着他自己上药,等他刚上完,她立刻拿了纱布来,为他裹缠。

    薄薄的纱布覆在他小臂的伤处,立刻被血污和药渍染透。月皊压着一角,绕着他的小臂一层层缠绕。

    “砰”的一声响,打断了屋内的安静。月皊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回头,听出是外面的窗牖被风吹开。她赶忙将江厌辞小臂上的纱布最后一层缠好、系好,小跑着出去关窗。

    雨很大,倾斜的雨幕从窗口疯狂往里灌。月皊刚走到窗口,就打了个喷嚏。她急急忙忙探手去关窗,却看见一只鸽子站在外面的窗台上,鸽子已经被雨水淋透了。她赶忙将鸽子抱进来,再踮起脚尖拉着窗棂用力将窗牖关好。

    “怎么淋成这样呀,小可怜。”月皊用袖子去擦鸽子身上的雨水,却发现自己的袖子早已湿透。瞧着腕上的木珠被雨水浇湿,她拧了眉,赶忙将木珠从腕上撸下来,收进腰间好好保护着。

    后颈忽觉一凉,月皊还没来得及回头,立在她身后的江厌辞已经伸手拿走那只鸽子。

    月皊还惊于江厌辞走路没有声音,江厌辞已经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

    月皊莫名觉得江厌辞的目光带着审视的意味。她懵了一会儿,才发现江厌辞手里的那只鸽子是信鸽,可绑在它腿上的信筒是空的。

    四目相对,月皊向后退了一步,摇头辩解:“我没看见信,什么都没看……”

    她话还没有说完手腕已被江厌辞握住,力气那样大,疼得月皊蹙了眉。她被拽地踉跄往前迈出两步,身子几乎贴在江厌辞的胸膛。

    快撞上去的时候她还在想着可别撞到他身上的伤。

    下一刻,月皊来不及再想其他,整张皎白的小脸一下子涨红。

    江厌辞的手掌从她的肩头开始,沿着她的手臂抚下去,转到她的腕时,又沿着她的手臂内侧抚过去。当男子宽大微热的手掌从她腋下一路向下抚过她的腰侧又胯侧,月皊才后知后觉他以为她拿了他的东西,他在搜身。

    当江厌辞拉住月皊的交领衣领将要扯开时,那条系着木珠的手串从她腰间掉落,江厌辞在它落地前接住了它。

    简单的一枚木珠带着雨水的潮,安静躺在江厌辞的掌心。

    江厌辞抬眼,望见一双被泪水浸泡着的眸子。月皊咬着唇拼命不让自己掉眼泪,却还是在一开口的时候泪珠儿滚落。

    “可以还给我吗?”她委屈的声线染着泪水的酸涩。

    江厌辞心里生出悔意,就像以前一不小心杀错了人。他立刻伸手,将木珠递过去。

    月皊伸手去拿,却在指尖儿将要碰到那枚木珠的时候生生僵在那里。她小的时候身体不好,时常生病,她曾自嘲这是唯一像阿耶的地方。阿娘为她求了这枚平安珠,她日日不离身。

    可是这一刻,她忽然想到若没有交换过,这枚木珠本就该是阿娘求来给江厌辞的。

    过去十七年的人生里,她如今唯一留在身边视若至宝的东西,也本该是江厌辞的。

    她一下子将手缩回去,潮湿的眼眸浮现几分慌乱的惧。月皊落荒而逃,逃进那间昏暗潮湿的小夹间。她迅速缩进被子里,用薄薄的被子将自己裹住。

    手腕空落落的,心里头也空落落的。

    她好想阿娘,好想再见阿娘一次。

    江厌辞立在原地,皱眉望着手中的木珠。他往前迈出一步,想将木珠还给月皊。却又觉得此时追去恐不方便,不若明日再还她。

    耳畔的声响让他回头,那只鸽子悠哉地扑腾着潮湿的翅膀。

    ·

    夜里一场风雨,翌日便又冷上了两分。

    府里的四郎江冠玉却起了个大早。天冷也阻止不了他着急出府的心。昨儿个输了钱,今儿个可得赢回来。

    “四郎,三爷让您用了早膳之后过去一趟。”端着洗脸水的婢女禀话。

    江冠玉皱了皱眉,心道父亲又要罗里吧嗦地念叨他。他用了早膳之后,裹了狐裘大袄,去了三爷院子。

    “今天要出府去?”三爷瞥了他一眼,继续逗弄着笼子里的金丝雀。

    “约了几个友人去品鉴古玩。”江冠玉睁着眼睛说瞎话,“这不是快过年了,儿子想给家里人选点礼物。”

    三爷也不揭穿,道:“你三哥刚回家,你出门应酬带着他才对。”

    江冠玉抻了抻耳朵,这话不知道怎么接。江厌辞瞧上去不像个好相处的。

    三爷瞥了他一眼,说:“你三哥这些年在外面吃了不少苦,如今回来了,你作为同辈的手足,理应带他去见识见识长安的繁华,好好享享福。”

    享享福?

    江冠玉琢磨了一下,懂了。他笑着说:“明白了,我好好带三哥逛逛长安!”

    “去吧。”三爷继续喂着他的金丝雀。

    他以前也恨过这个儿子不务正业,不是赌钱喝酒就是逛窑子,才十六,还没娶妻呢,院子里就九个小妾了。不过现在倒是可以利用一下,勾着归家的侄子花天酒地。

    他就不信一个自幼流落在外吃苦的人,不会被长安的富贵温柔乡迷了眼。等他染上吃喝嫖赌的恶习,就更没心力管这偌大的江家了。

    二爷对着笼中的金丝雀,心情愉悦地吹起口哨。

    ·

    月皊歪着头,用手心敲了敲额角,觉得脑子里浑浑的,伴着偶尔闷敲一下的疼痛。

    自一大清早,外面的婢女走动声音,她听得一清二楚。只是她今天不想出去了。身体不舒服,而且她还在生气呢。

    她窝在薄被子里熬时间,等外面一点响动都没有了。她觉得江厌辞应该又去了前院应酬待客,这才懒懒起身,出去漱洗。她掀开布帘出去,却惊讶看见江厌辞坐在外面的交椅里,他垂着眼,无声又无息。

    月皊愣了一下,显然十分意外他会坐在这里。她犹豫了一下,终是没退回小间,而是身子贴着墙,快步挪进隔壁的沐室去洗漱。

    江厌辞抬眼,望着她溜走的纤细背影。

    吴嬷嬷从外面进来,走到江厌辞面前,规矩地行了一礼。

    “昨天您不在府上的时候,二娘子过来了一趟,对姨娘冷言冷语,还要扒姨娘的衣裳。”吴嬷嬷停顿了一下,“姨娘的身锲还在二娘子手中,这等于姨娘的性命被二娘子捏着。这于理不合。”

    江厌辞没说话,吴嬷嬷不知道他的意思,垂眼看过去,见他长指间摆弄着一枚木珠。

    吴嬷嬷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再劝两句时,婢女来禀话四郎过来了。

    “三哥!”江冠玉满脸灿笑,“你回京之后还没好好四处瞧一瞧玩一玩吧?今儿个天气好,咱们出去逛逛!”

    江冠玉脸上的灿笑可不是装出来的。以前出去鬼混,回了家时常被训斥,挨家法也是有的。如今他拉着江厌辞,可就能光明正大地吃喝玩乐了。

    月皊从沐室里出来,轻轻揉着自己发红的手。水实在是太凉了,那些一群婢女伺候着温汤香雾洗漱梳洗的日子仿佛是上辈子了。

    江冠玉也看见了月皊。他愣了一下,重新落在月皊身上的目光就多了几分颇有深意的打量。以前是自己的姐姐,现在没有血亲关系,这种打量就变成从一个男人的身份打量女人。

    见江厌辞和江冠玉在这里说话,月皊脚步根本没停,只想快步回到自己的小屋子,偏婢女捧着个食盒进来,说是送给她的。

    “我的?”月皊茫然地接过食盒。

    “是。”婢女回话,“一个十五六岁的婢子送来的,没说其主,只说是姨娘的旧友。”

    月皊打开食盒,瞧着里面摆放的糕点。糕点虽精致,却是随处可以买到,瞧不出是哪家特有的手艺。

    月皊蹙着眉,一时间也不知道这盒糕点是谁送给她的。

    江冠玉望着月皊捧着食盒的指尖,觉得她手指头红红的,分外可爱,多看了两眼,不由开口:“瞧着就好吃。”

    月皊可不想请他吃。她将食盒合上了,抱着它转身往里走。

    江冠玉讨了个没趣,重新望向江厌辞,笑着说:“三哥,你不会不愿意和弟弟一起出去逛逛吧?弟弟可是诚心邀你的。”

    江厌辞捻着指间的木珠,他垂着眼,眼前却仍是月皊纤细的身影。她今天穿了一条浅绿的布裙,和一旁的婢女芳甸穿得一样。不,不是今天,昨天晚上她也穿的这条单薄裙子。裙上尚有淋雨后的褶皱,她今天没有换过。

    江厌辞想起刚刚吴嬷嬷的话。

    “走哇。”江冠玉开始催,他已经迫不及待去赌坊了,去晚了好地方可要被人占了去。他已经算好了,知道今儿个坐在哪个位置能赢大钱。

    江厌辞抬抬眼,瞥见江冠玉身上的狐裘大袄,看着就暖和。

    “走走走。马车都备好了!”江冠玉又催。

    江厌辞却收回目光,转过头:“月皊。”

    月皊抱着食盒已走到小小夹间的门口,刚要抬手去掀布帘,猛地听见江厌辞唤她,她微怔,抬起的指尖忘了去掀布帘。

    这是江厌辞第一次主动和她说话,唤她的名。

    月皊在心里“哦”了一声,原来他还知道她的名字。

    她背对着江厌辞立着,没有立刻转过身。她以为过去了好久,其实也只片刻而已。她慢吞吞地转身,眉心微蹙地遥遥望着江厌辞,嗡声闷语地问:“什么事情呀?”

    “收拾一下,我们出府。”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