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2章 002
    第二章

    月皊安静地坐在床头,从被风撞开的窗牖望着外面的晚霞,是如何缓慢地移动。

    她一动不动呆坐良久,直到最后一抹夕阳落了山,天色暗下去。月皊忽然回过神,她走到简陋的方桌旁坐下,从抽笼里取出带着褶皱的纸,指腹一遍遍抚着折痕。

    墨盒里的劣质墨不多了。

    她蘸了墨,在纸上写信,一笔一划,仔细落下“阿娘”二字。

    称呼写完,竟是不知再写什么。

    她好早前就想给阿娘写信。最初委屈得想哭诉,后来冷静下来执拗地想将这边的事情亲口说一遍。可每每不敢下笔。

    阿娘应当已经知道京中的事情了吧?阿娘知道她一直疼着的廿廿并非亲生女儿会是怎样的心情?

    是难过,是遗憾,还是怨恨?

    月皊握笔的手,开始颤。

    半个月前官兵冲进她的院子不由分说将她带走,其后每一天都比前一日更难熬。半个月,她经历了太多前头十七年从未想过的事情。

    到了今日,经过种种之后,她最怕的竟是不知如何面对阿娘。

    月皊唇角翘着,脸上蕴着笑,眼泪却一颗一颗落下来。

    当年阿娘身怀六甲时,阿耶病得很重,吊着一口气。所有人都知道阿娘肚子里的这一胎若是儿子,就会继了阿耶的爵位。

    可是阿娘又生了个女儿。

    几年后阿耶病故,祖母和二叔进宫请封,二叔袭了洛北郡王。

    阿娘和祖母的关系一直不大和睦,待二叔掌了郡王府,阿娘无心住在京中,带着两个女儿搬去了洛北。去年才回长安。

    小时候,月皊懵懂地听着嬷嬷感慨若她不是女儿身就好了。那时她太小了,听不懂,却隐约记得这话听过好些回。她扑进阿娘怀里哭,搂着阿娘的脖子问阿娘是不是不喜欢她了。

    “阿娘怎么会不喜欢廿廿呢?阿娘最疼廿廿了。”阿娘轻轻拍着她,让她在怀里酣酣入眠。

    后来月皊再也没见过那几个在她面前碎嘴的嬷嬷。她彼时年纪小不懂事,长大些才逐渐明白。她也不是没有懊恼过——若自己是能承爵的男子该多好。

    那样,阿娘的日子会更好些吧?

    原来,她本来就该是男子。

    是二叔利欲熏心,干出换婴的事情。

    其实月皊从江家出来的时候带了一件江家的东西。她略微转过脸,轻晃手腕,望着腕上系着的木珠。

    是木珠,也是阿娘亲自给她求的平安符。

    笔上墨汁将要干透,仍旧不知如何言语。纸上的“阿娘”二字早已被泪水打乱。

    月皊望着污脏的信纸,心中绞痛。怪不得自己生得既不像阿娘,又不像阿耶……

    下次见,不能再唤阿娘。要和别人一样恭敬地称呼华阳公主……

    “三娘子,您怎么不掌灯就写字?小心再犯了眼疾!”花彤从外面进来,将短短的一截白烛点燃。

    烛光照出月皊水洗过似的泪颜,花彤无措地跟着红了眼睛。她生了一张圆脸,比月皊还小一岁。以前没出事时,就是个活泼贪玩的性子,算不得沉稳。

    “花彤,”月皊抬起眼睛来,“若阿娘回京前我已经死了,你一定要帮我带话给阿娘……”

    花彤吓了一跳,连续“呸”了几声:“三娘子您说什么呢!可别提死不死的了!”

    月皊径自说下去:“帮我带话……”

    可她声音低下去,直到无声。她心里既想见阿娘,又不敢见阿娘,有千言万语想说,又不知从何说起。

    “咚咚咚——”忽然响起不怀好意的敲门声。

    屋内草木皆兵的主仆两个都紧张起来。花彤走过去将门拉开一条缝,看见二娘子身边的大丫鬟东篱杵在外面。

    花彤立刻警惕起来,皱眉问:“什么事情?”

    东篱往门里望去,只看见月皊侧坐的身影。她抬着下巴,趾高气扬:“小郡王明日就要回府了。二娘子让我过来带句话,明早接姨娘进府!”

    她扯着嗓子恨不得让整个宅子的人都听见。

    “对了,虽说只是当个妾,也算嫁人呐。咱们二娘子心善,给姨娘送嫁衣过来!”

    东篱使了个眼色,身后的婢子抱着衣衫就要往屋子里闯。

    月皊刚哭过脸上的泪还没干,这个时候被这群人闯进去岂不是看笑话?花彤一把接过婢子怀里的衣裳,使蛮力挡在门口:“我们娘子歇下了,东西我们收下,不送你们了!”

    婢子还想往里闯,东篱却嗤笑了一声,将人拦了。来日方长,她也不在意少看一次笑话。何况天已经黑了,她还要去给二娘子办别的事情。

    东篱带着人离开,身后的两个婢子故意大声说些闲话让月皊听见。

    花彤警惕地堵在门口,待她们彻底走了,才愤愤关上房门。她将衣裳放在桌上,愁眉苦脸:“怎么办啊……难道真的要回江家去伺候小郡王吗?也不知道是个怎样脾性的……”

    别说归家的小郡王大抵不会善待月皊,就说二娘子也不会让月皊的日子好过。这条路,怎么想怎么灰暗。

    月皊已经没有在哭了,只是眼睫上还残着湿意。她安静地望着桌上的“嫁衣”。

    说是嫁衣,却是江家三等婢子的衣着,不过换成了粉色。

    花彤瞧着月皊默不作声望着衣裳发怔,她吸了吸鼻子,小声抱怨:“霉运来了真是把什么路子都堵了!恰巧赶在公主和县主回洛北的时候不说,怎么就恰巧赶在几位殿下南下?如果太子殿下在京中……”

    花彤悄悄打量着月皊的脸色,试探着开口:“娘子,咱们拖一拖成不成?拖到太子殿下回京……”

    月皊听了这话没什么反应,好半晌才缓缓摇头,低声道:“歇下吧。”

    花彤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那短短一截白烛很快燃尽,潮暗逼仄的屋子陷进黑暗中。月皊蜷缩着躺在床上,却并没有睡着。

    不管太子殿下以前如何心悦,如今她没有江家女的身份,又在教坊里走了一遭。有些路,早已堵死。不可能的事情,不必再思量,那些过往繁华该忘就忘了吧。就算太子殿下还惦记着她,让她进东宫,也不过是贱妾。

    为妾者,给谁当妾又有什么区别。

    良久,月皊刚有睡意,隐约听见了细碎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攥了手,紧张地听了又听,才辨出那只是风吹枯叶的声音。

    一片黑暗里,她慢慢松了口气。

    这一夜,月皊睡得不甚踏实。确切地说,这半个月以来,她每一夜都如此。

    第二天晌午,东篱过来接人。

    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刁难人,特意在用午膳之前来接,让人空着肚子上了小轿。

    月皊坐在摇摇晃晃的小轿上,这才开始想之后的日子。这小半个月,她经历了太多议论,原以为已经能够接受,可真的要换个身份回江府,她心里还是犯怵,手指头反反复复拨弄着腕上的木珠。

    到了这个时候,她才开始琢磨起小郡王这个人。

    她至今还未见过他。

    想到马上要给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男子做妾,月皊心里难免忐忑。可是又想到这个人是阿娘的亲生骨肉,月皊心里又生出一抹说不清的复杂情绪来。

    “听说他这些年孤身走江湖,也不知道日子苦不苦。阿娘定是要心疼的……”月皊轻声喃喃。

    二叔换婴之事好好瞒了十七年,如今东窗事发却并非从江家捅出来的。小郡王回来的经过颇有些传奇。外头传了好些不同版本,月皊也并不十分清楚。她只隐约知道大皇子在边地与小郡王结识,大皇子被擒,小郡王刀枪匹马于万人中将大皇子救回来,又为救大皇子殿下受了重伤。

    如此,才得了圣人亲自过问,案子才会这样雷厉风行地展开。至于其中详情,月皊也是不知的。

    月皊正胡思乱想着,轿子忽然停了。

    这就到了?月皊攥了攥手,心里咯噔一声,跟着紧张起来。

    “呦,陈六郎您这是做什么?我们府上的姨娘到底给您灌了什么迷魂汤,您拿了这么大手笔来买人?”东篱扯着嗓子,音量又高又细,听上去有些刺耳。

    月皊讶然,将轿边竹笭掀开一点往外望去,看见陈家六郎拦在前面。

    远处还围着许多看热闹的百姓。

    郡王府气派恢弘,郡王府前的这条街又不是瓦市,平日里并不会有百姓经过。月皊放下竹笭,无声叹息,想来又是二姐姐故意为之。

    陈六郎伸长了脖子往小轿望,诚恳道:“六郎心悦三娘子久已,望江家成全!”

    他满脸堆笑地掀开箱子,满满一箱子的金子。

    并非陈六郎要在府外对东篱一个丫鬟说这些,实则以他的身份,能不能被请进府内说话还得看江家人的心情。

    东篱笑着扬声:“姨娘,今儿个可是小郡王回府、您进门的日子。搞这么一出是什么意思?”

    她言下之意,是说陈六郎此举是月皊授意,二人暗通款曲。

    一时之间,月皊也不知道陈六郎今日过来是他自己的意思,还是江云蓉的授意。

    不过不管是哪一种,她都不能继续躲在这小轿里。月皊咬了咬唇,刚要起身走出小轿,街角忽然传来整齐的哒哒马蹄声。

    皇家侍卫开路,堵在路边看热闹的百姓赶忙退避。京中权贵家中车驾各有不同,人们一眼看出来这正是大皇子殿下的车舆。

    镶金嵌宝的车舆径直朝江府驶来,停在府门前。

    “这是又生了何事,惹得百姓围看?”大皇子殿下的声音从车舆中传出来,着实把东篱吓了一跳。

    小郡王自回到长安便住在大皇子府上,可谁也想不到大皇子会亲自送人回来。

    东篱赶忙让一个婢子进府递消息,然后带着家仆们跪地行礼,解释:“是、是陈六郎拿了钱财想来府上买郡王的小妾。”

    月皊攥着轿帘的手僵着。她觉得自己就像摆在地上的破烂货物,任人挑选,随意买卖。一会儿还要出去见人呢,她咬着唇告诉自己不能掉眼泪。娇软的唇上被咬出白色的印子来。

    车舆里没有回话,沉默了良久。

    “我的?”一道偏冷的声线从车舆里传出来。明明是问话,可因为声线过于凉薄,显出几分并不甚在意的漫不经心。

    一个内宦打扮的人走到车舆一侧,低声禀话。

    又片刻沉默后,大皇子忽然笑了。

    “你家中姐妹倒是尽心,连小妾这种事都给你安排妥当。”大皇子话中带笑,“厌辞,你卖还是不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