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妾宝 > 第1章 001
    第一章

    月皊以前有名有姓。姓江,名月皊。可如今不准再姓江。原是涟涟江水皓月映,如今只剩一轮孤月。

    檐角脊端鸱吻冷漠相望,檐下旧灯笼被凉风吹得东摇西晃。

    月皊坐在半开的直棱窗内,安静地望着随风漂泊的旧灯笼,灯纸破了一小块翘出来,被风吹得无力挣扎似地细碎拍打着。耳畔忽然响起咿咿呀呀的柔转哼唱声,她本能地打了个哆嗦,继而僵直了脊背。

    半晌,耳畔的靡靡乐音消去,她僵冷的身子也逐渐缓和下来。

    原来又是错觉。

    她捏了捏自己发颤的手,在心里一遍又一遍默默告诉自己已经从教坊里出来了。想起在教坊里心惊胆战的十来日,她蜷长的眼睫逐渐泛了潮。

    小厮出现在视线里,一臂夹着发白木梯,一手拎着朱红的新灯笼。月皊来不及哭,赶忙起身,推开掉漆的木门,小跑着出去求救。

    “花彤烧得厉害,能不能弄一碗风寒药来?”月皊声音里噙着央求,立在檐下眼巴巴望着往木梯上爬的小厮。

    小厮手中的新灯笼来不及换,转头望过来,几乎是下意识地缩了缩瞳仁。

    冬日的光带着冷意,透过枝杈细碎落在月皊的脸上。就算穿着不合身的灰白粗布衣,就算半个月的蹉跎让她消瘦了一圈,也不能让她的美貌逊色。

    到底,是曾被整个长安捧在天上的灿灿明珠。

    水为骨,玉为肌,倾国倾城貌,千古无绝色。她聘聘婷婷地立在那儿,望过来的明眸盈净善睐,似照进沉漆亘夜里的星辰流光。

    美人各有各的美,极难评出个第一来。然,月皊的第一美人之称,却是整个长安都认的。她一年前回长安时掀起的轰动,仍历历在目。

    明明是皎若芙渠出鸿波的柔净之美,不浓艳不妖媚,却在望见她时真切感受到了摄人心魄。

    小厮下意识地想要抬手压一压乱蹦的心口,可手中提着灯笼,他只好紧了紧握灯杆的手。

    “三娘子……”他不合规矩地用了旧称呼,结结巴巴解释,“宅、宅子里都是工仆,没、没那种药。往日里谁病了灌一肚子热水蒙头睡一天就好了。如果实在病得要命了,才去巷口的药铺子抓一副药。”

    月皊眼睫轻颤,慢慢半垂落下来,遮了眸中的失落和无措。

    以前要什么东西府里都有,没想到这宅子里连风寒药都不曾备着。这里是江家在外面的一处宅子,给江家在外面上工的几十号工仆所住。虽都是给江家做活的,这里的人却连迈进江家门槛的资格都没有。

    月皊红着眼圈无助转身,不知道怎么办好。宅子里没有药,想吃药就得出去买。可是她从江家出来的时候,身上什么也不准带,半文钱也没有。

    曾经一日花销抵得过穷苦人家一年生活,今日因几个买风寒药的铜板束手无策。月皊努力不让自己落下泪来,为花彤心焦着。从江家出来的时候,她身边原本的婆子、侍女们要么被发卖了要么被撵去了远僻的庄子。只花彤一个,跟着她进过牢子、去过教坊,如今病了。她总不能让区区风寒夺了花彤的性命……

    小厮盯着月皊转身的背影,眼前还是月皊那双蒙着雾气的眼睛。

    “三娘子!”小厮咬了咬牙,从木梯跳下来,将手里的红灯笼放在一边,在袖中掏了又掏,拿出七八枚铜钱,忍痛塞给月皊。

    月皊抬起眼睛,惊讶地望着他。

    “三娘子,小的不能帮您买,这宅子里的人都有自己的活计,估计都不能帮您跑这个腿儿。您出了西门一直往前走,就能看见药铺了。”

    既是走不开帮不了这个忙,也是不敢帮这个忙。

    言罢,小厮不敢直视三娘子逐渐灿朗起来的眸子,转身拎着灯笼快速爬上木梯去更换。

    月皊怔怔立在原地,唇畔已不自觉抿了笑。她仰头望着换上的崭新灯笼,认真道了谢。

    小厮胡乱点头,没敢回头。

    破旧的灯笼换成了新的,在风中红得艳丽张扬。其上的“江”字,既温情又遥远。

    月皊仰着脸时,是一张皎皎笑靥,低下头时却掉下一滴泪。忍了许久的泪珠儿落在掌中的铜钱上。

    她以前从不碰钱银之物,嫌经过多人之手——脏得很。如今捧着不知名小厮赠与的几枚铜钱,当若至宝。

    月皊无声侧过身行了谢礼。离开前,她再次抬头望了眼檐下的灯笼,后知后觉为何要更换,原来今天是冬至。

    小厮坐在木梯上,回头望着月皊离去的背影,唏嘘一叹。

    江家这位三娘子,整个长安谁人不知她曾经的奢贵?皇家子孙的爵位还要袭一辈降一级,可江家的爵位却是祖帝特允的世袭罔替。又有个公主娘,真真是琼汁玉露娇养长大。听说价值连城的灵芝送过去,不过是磨碎了让她养指甲,更别说续命用的人参,也只是剪碎了扔进温汤里给她暖足之用。

    十七,正当嫁的年龄。不管是军功卓卓的少年将军,还是满腹诗书的尚书之子,又或是皇家子孙……这满京城的权贵郎子那是任她挑选。甚至就连入主东宫,也是看她愿不愿。

    可如今……

    小厮又是一叹,叹人生大起大落,没走到头就没个定数。

    月皊前日才被带过来,这两日也没出过屋,对这宅子的布置并不清楚。小厮说从西门出去,她便径直往西走。这宅子住的工仆虽多,地方却不大,方方正正,没有江家府邸的亭台楼阁曲折叠景。小小的西门,远远就能望见。

    工仆们有的正要出去上工,有的已经下工回来。他们远远看见月皊,下意识地向一侧避开,又在月皊走过之后,停下脚步,目光黏缠移不开。

    几个婆子坐在向阳处浆洗衣裳,说着的闲话断断续续砸进月皊耳中。

    “还敢出门呢?也是个有勇气的。我也是想不通,这种没爹没娘的下等东西这些年的享受都该折寿的!就该让她在教坊里迎来送往,反正也长了张勾男人的脸。二娘子干嘛花那么大价钱将人买回来?”

    另一个人噗嗤一声笑出来,道:“你当二娘子是好心呐?这要是凭借一张脸哄得哪个男人买回去养着,二娘子哪能消气呢?二娘子以前满肚子委屈不能把这狐狸精怎么样,如今还不得借机好好踩一踩,放在身边天天欺辱解气?听说小郡王从小乞丐堆里长大,刀尖舔血地走江湖,知道有人替自己享乐,还不恨透了她?二娘子将人买回去给小郡王暖被窝,那是送羊入狼口,要往死里折辱!”

    “嗐,”又一个人感慨,“害得二娘子被休弃,这可是不共戴天的大仇。也难怪二娘子心狠……”

    月皊已经走出了西门,身后的闲言碎语慢慢听不见了。

    她腰背挺直,唇畔挂着浅笑,仿若没有听见那些议论。只是若仔细瞧,才能看出她唇角的笑有一点僵。

    巷子很长,两侧坐落一间间宅子,大多关着院门,见不到什么人。只是冷清的巷子总会走到头,隐约已能听见喧嚣。

    当热闹的街市扑面而来时,月皊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

    车水马龙的瓦市像个巨大的陷阱,一张张笑脸也张牙舞爪起来,等着将她拉下深渊。

    月皊攥着铜钱的手越发用力,骨节渗着白。

    “廿廿,别怕。”

    ——耳畔响起幼时母亲唤着她的乳名抚慰她的话。

    月皊眨了眨眼,将眼睫上的湿意润掉。她缓慢地舒了口气,逐渐摆出一张得体笑靥来。

    是的,不能怕。

    有些路必须要走,有些事情总要面对。

    冬至到,新岁便近了。本就热闹的瓦市更加人挤人,叫卖声与谈笑声簇嚷着,嘈嘈杂杂。

    月皊端庄地款步而行,喧嚣在她经过后逐渐消了音。一双双眼睛落在她身上,带着各异神色。

    本朝民风开放,女子出门淡妆浓抹,从不避讳遮面。整个长安城,没几个人没见过江家三娘子。

    “假的”、“教坊”、“清白”、“小妾”等等零碎议论落入耳中,月皊心里酸涩,脸上却始终保持着得体的浅笑。她终于看见了药铺,在心里稍微松一口气,迈步进去。

    店小二压着新奇,包了副风寒药递给她。

    药铺掌柜从楼上下来,看见月皊,赶忙摆出见了祖宗的笑脸迎上来:“三娘子今儿个怎么亲自来了?您要的灵芝我寻到了。是明儿个送去府上,还是您现在带着?”

    “我、我暂时先不要了……”月皊顿时尴尬起来。她是提过想要湘地的灵芝,做甲片时用。可是如今她还如何买得起?

    药铺掌柜千辛万苦去寻了灵芝,刚回来还没喝上一口茶,对京中最近半个月发生的大事还一无所知。店小二赶忙将掌柜的拉到一旁低语解释。

    月皊转身时听见药铺掌柜的颓然抱怨:“我花大价钱买来的灵芝怎么办……”

    月皊咬了咬唇,垂下眼睑。

    回去前,月皊又买了一个包子。买了药,剩下的铜钱只够买一个包子了。

    花彤迷迷糊糊睡了一天,她起来时,便看见月皊在窗外手忙脚乱地弄药炉子。

    “三娘子!”花彤披了件衣裳赶忙出去帮忙,“您怎么自己弄这个,倒是喊我一声呀!”

    月皊打量了一下花彤仍发红的脸色,她悄悄蜷起纤纤素指藏起烫伤的手心,弯起眼睛来,温声柔语:“你醒啦。那你自己来煎。”

    花彤虽病着,做起事来却也麻利。她一边扇着火,一边问:“哪里来的药呀?”

    “遇到好心的小厮。不仅买了药,还买了一屉包子。我给你留了一个。喏,就在屋里炉子上煨着。你一会儿吃了再喝药。”

    月皊说完转身回了屋,在窄窄的木板床边坐下。她摊开手心,小心翼翼地吹了又吹。

    好疼的。

    睡着了就不疼了,她侧躺下来,纤细柔软的身子蜷缩着,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入睡。

    睡着了不仅继续疼着,还有喘不过气的噩梦。

    她一会儿梦见潮湿阴暗的牢房,一会儿梦见乐音袅袅的教坊。教坊使太监捏着嗓子问她是去学舞还是去陪外头的达官贵人饮酒。

    月皊哭着从噩梦里醒过来。

    凉风猛地吹开窗牖,毫不留情灌进来。天边烧红的晚霞照在月皊泪水涟涟的脸。

    她纤指一僵,继而失魂落魄地无力垂下。

    原来过去十七年的天伦才是一场梦。

    现在,梦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