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9章 第九章

第9章 第九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赵路东将白明皓叫到办公室,门一关,氛围顿时肃穆。

    赵老板开门见山。

    “帮个忙。”

    白明皓:“干嘛?”

    赵路东:“英雄联盟冲个榜。”

    白明皓想走都走不了,赵路东明显预料到了,提前堵在门口。他也不隐瞒,花了三分钟给白明皓解释清楚来龙去脉,白明皓一边听,脸上玩味的神色越来越明显。

    胡绫蹑手蹑脚来到办公室外,将耳朵贴在门上,一上来就听见白明皓风轻云淡的声音。

    “你们玩得还挺大。”

    “没玩,正经事。”赵路东说,“nico现在练得也差不多了,直接让他知难而退,好好比赛去得了。”

    白明皓懒散地看着他。

    赵路东:“我主要是忙,这两天店里事多,没时间。”

    胡绫心说灭霸打个指响,全宇宙应该就剩赵路东的嘴了。

    赵路东:“虽然是老胡惹的事,但好歹也算是个女生,我们不好让她太难下台。”

    胡绫听得无语,她怎么就惹事了?还有什么叫“也算”???

    白明皓脸上挂上一丝讽刺的笑,问道:“那我要是打到第一了,组织也给我分配女朋友吗?”

    赵路东属实没想到他这个要求,微愣之后,呵了一声。“某人游戏里的女徒弟加起来能拉一个师了,还用组织分配女友?”

    白明皓思索了一阵,又问:“那我是公开接手这号呢,还是偷偷打?让不让她知道啊?”

    赵路东被那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得就有点别扭。“都可以,看你方便,你要愿意在家打的话也……”话说一半,身后门嘭一下开了!赵路东原地一弹,白明皓捂住心口,“卧艹……”

    胡绫进得突然,神色倒是镇定,对白明皓说:“就在这打。”白明皓:“……”他小瞄了一眼赵路东,胡绫接着说:“在家不方便,这里网速快,白爷有空给大家演示一下高手怎么玩游戏,也想学学。”

    戏台子搭起来,白明皓直起腰,像模像样摆摆手。

    “哎,不敢当,互相学习。”

    赵路东将门拉得更开了一点。

    “说完了就走吧,我这边还有事呢。”

    白明皓先一步出门,赵路东斜眼,意思是“你呢?”胡绫站在赵路东身边,望着白明皓的背影问:“我之前是不是见过他?”

    赵路东冷笑:“你自己去找他聊啊。”

    胡绫怼了他一肘子,赵路东深呼吸,道:“是见过几次。”

    胡绫说:“是不是在一家棋牌社门口?”

    赵路东微微惊讶。

    “这你都能记住?”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他们见面次数不多,但可能是因为白明皓跟赵路东身边其他小弟的气质不太一样,胡绫隐约留有印象。

    白明皓已不见身影,胡绫转头看赵路东,坏笑了一下。

    “你怎么不打了?”

    话真逼到头上,赵路东反而无所谓了。“打不过。”他伸了个拦腰,破罐子破摔。

    胡绫忽然愣住,不是为他的话,而是因为一股气味。

    赵路东的衬衫好像穿了有两天了,积压了一些不太好形容的味道,这么一摩擦,气味就散了出来。胡绫接下来的话全都被堵住了,脑子里短暂地被这股味道填满。她不好形容这是什么味,不香不臭不难闻,有点像……像什么来着?

    她飞速思索,忽然灵光一现——

    像用久了的老式荞麦壳枕头的气味。

    对!就是这个!

    赵路东一屁股坐进沙发里,发出漏了气似的松散声音,捏着鼻梁说:“真搞不动了,妈的,熬得眼睛都花了……”

    “你老了。”胡绫平静道。

    赵路东睁开死鱼眼:“老子二十五,谢谢。”说完又叹了口气,“不过精力真不如十几岁的时候,我要是跟nico同岁你看我——”

    胡绫打断:“别做梦了。”

    赵路东:“……”

    胡绫又问:“白明皓多大啊?”

    “比我小三岁。”

    “那也比nico大了四岁啊。”

    赵路东:“……”

    她最终还是成功让赵路东拉下了脸。

    “上班时间擅离工位,你是不是嫌赚的多?”

    这回胡绫没顶他,乖乖走了。

    她下楼过程中,先是揉了揉脖颈,又莫名紧了紧鼻子,好像在消化什么。她出来后正好路过白明皓的位置,他已经戴上了耳机,正低头弄手机,细长灵活的手指飞速打字。

    胡绫猜想他应该是在跟赵路东要账号密码。

    他的屏幕上已经显示了lol的登录界面。

    whyx的机位有几个是从来不能被占用的,43号是其中之一。这是白明皓的专属位置,据说是他自己挑的,一个靠近内厅的角落,比较安静,少人打扰。他旁边的墙上挂着一幅装饰画,也是他自己选的,是一个红艳艳的女人嘴唇,风骚又文艺。

    赵路东发来账号,白明皓很快登了上去,先查看英雄,然后调整鼠标和局内设置,打了一把匹配热手。胡绫在后面看了整局,他选了卡牌大师崔斯特,全场飞来飞去,16杀0死7助攻,十五分钟结束了游戏。

    然后他就去排位了。

    晚上八点半,浓妆艳抹的萱子来接班了。

    whyx是24小时营业的,胡绫负责白天,夜班是以萱子为代表的另一伙人看管。

    胡绫临走前看向43号机位,白明皓还在打。

    第二天早上,胡绫来上班的时候,发现白明皓仍然在打。

    她来到白明皓身后,目前这场对局已经进入白热化。

    白明皓仍然是中单位,选了流浪法师。这场已经打到了大后期,一波团战定胜负。这跟nico带她玩的菜鸡局节奏完全不同,白明皓手速超常,在地图上疯狂给队友ping信号,给信息。

    最后白明皓抓住时机,开大招带下路一波绕后,秒了对方双c,取得了胜利。

    结算页面蹦出来,胡绫开口道:“你昨晚没走吗?”

    白明皓没回答,指着屏幕:“你看这是谁?”

    白明皓的局内设置是隐藏玩家id的,只有英雄名字,现在退出来了胡绫才发现,对方ad的id是“她在云上等我”。

    白明皓点了支烟,他熬了一夜,神色稍有疲倦。

    “他的分被我拉下去很多,排名掉了三位。”白明皓玩笑般说道,“我现在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他的杀气。”说完,便点了下一局。胡绫问:“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白明皓:“他不下线我也不能下线,要拦他第一就必须一直打。”他的声音跟疲倦的外表不同,竟然非常有精神。

    平日里白明皓很安静,今天难得多说了几句。

    “nico很有天赋,只是一直没什么动力……其实我一直在等他私聊我。”

    “聊什么?”

    “让我让他几局,或者干脆给钱让我演几场,这种事很常见。你们的约定只要上过第一就可以吧,如果我现在下线,他用不了多久就能打到第一。”他笑着说,“但他没找我,在游戏里也没跟我说过话。这小子还挺倔的。”

    胡绫看着nico的id。

    “他也一直在打?”

    “当然,他比我打得久。”

    “你们这么打下去不会猝死吗?”

    “不会,我们以前赶场打比赛经常两三天不睡觉。”

    又一局开了,白明皓进去随便ban了个盖伦,再次选择流浪法师。他活动活动手指,趁着队友选人时间与胡绫闲聊。

    “你不喜欢nico这型的?那你喜欢什么样的?”

    这还真问住她了。

    “也没什么样吧……合得来就行。”

    白明皓笑了笑,说:“nico有点太急了,没给你留余地,你一时接受不了也正常。不过实话讲,他很会哄女生,性格也好,你没男朋友可以考虑下,当个打游戏的玩伴也不错。”

    白明皓这人说话有个特点,语调非常清淡。跟赵路东那种三句就上头的交流体验不同,他给胡绫的感觉很平和,他们说起话来也没太多的情绪起伏,好像不由自主就听劝了。

    胡绫安静地看着屏幕,半晌,忽然问:“你感觉我和nico合适吗?”

    白明皓转头看她。

    胡绫想起初中时期,赵路东的cs小弟,说:“我之前也被爱玩游戏的男生表白过,不过那是小时候的事了,我和nico年龄差得也有点大,我考虑得就有点多。”

    可能是她一番表述过于正经,白明皓夹烟的手停在半空,难得露出卡壳的神态。“呃……这个嘛,合不合适还是得看你们自己。”言罢,他冲屏幕扬扬下巴。“是他。”

    两方都选定了英雄,进入读取页面。

    nico选的英雄是惩戒之箭维鲁斯,这是以前他陪胡绫玩游戏的时候最喜欢用的英雄。他说维鲁斯有种邪魅的帅,跟他自己很像。

    胡绫记得当时自己还笑他,说他这风格明显更像探险家伊泽瑞尔。nico说ez就像个猴子一样,蹦来蹦去,缺乏美感。

    对方这局的辅助网速堪忧,读了半天也没进去,页面卡了很久,也给了胡绫很长时间盯着那个“她在云上等我”的id看。

    维鲁斯拉起长弓的姿态,让胡绫想起他游戏里的台词。

    ——“请给我一个目标。”

    ——“我的任务尚未完成。”

    胡绫那颗被网瘾少年们传染的有些中二的心,不知为何忽然热了一下。她想起之前她刚玩lol的时候,无论刮风下雨,nico都是随叫随到。还有他们聊微信,他永远秒回,不管聊到多晚,他永远是那个说最后一句话的人。

    白明皓说:“要看我们打一局吗?”

    胡绫摇头。

    页面读取完毕,白明皓又开启了狂点鼠标模式,他跟己方打野沟通:“无限抓中,二十分钟包赢。”

    胡绫离开了。

    那天白明皓玩到中午才下线,胡绫也没问战局怎么样。

    离最终约定的期限还剩半天的时候,白明皓不玩了,按他的话说,以nico现在的胜点,已经不可能上到第一名了。

    当天晚上,胡绫偷偷上线,发现nico仍然在打。

    十一点左右的时候,胡绫收到nico一条微信,只有三个字。

    【对不起。】

    她的心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纠缠了。

    她想回复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失眠到后半夜。

    凌晨四点多的时候,手机又震了一下,胡绫那时将睡将醒,以为是幻觉,拿过来发现又是nico的消息。

    【我好难过,就差一点点。】

    女人的心柔软又复杂。

    尤其在深夜,被nico这样的男孩说出这种软弱的话来,胡绫感觉有那么一瞬间自己的内心防线彻底崩塌了。

    胡绫抓住头发,两条腿使劲踹被。

    就这样熬了一夜,第二天胡绫顶着一双熊猫眼上班,白明皓看见,笑道:“你终于有点圈里人的意思了。”

    胡绫闷头干活不说话。

    她满脑子都在想,如果nico来了,她应该跟他说点什么。

    结果那天nico没来,不仅那天,之后的一周他都没有来网吧。

    “完了。”阿津不知打哪听到风声,摇头道,“少男心碎了一地。”

    赵路东反倒看得开,还劝胡绫。

    “没事,过几天就好了,反正你也不喜欢他,长痛不如短痛。”

    可惜赵老板这幅无所谓的态度在两日后就破功了——

    身为nico大学学长的瘦猴表示,nico退了校队,高校联赛说是不参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