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6章 第六章

第6章 第六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比赛结束。

    台下前沿的人来了不少,主队失利,掌声稀稀拉拉。

    whyx只留了瘦猴在台上采访,剩下队员都来到这边,范江远整理表情后也走了过来。

    “这把就算你们赢了。”

    赵路东:“算我们赢?”

    范江远懒得理赵路东,摆了一个严肃的表情看向胡绫,说:“这位琴女小姐姐,你误上贼船了,需不需要本座英雄救美?”

    胡绫:“……”

    这风格她属实没料到。

    nico第一个冲上来,“别不要脸啊,明目张胆挖人?”

    “是啊。”范江远坦然道,“坦白讲,你我也想要。不管赵路东给你什么条件,我都翻倍,而且包你进职业青训。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

    条件听起来很诱人,但nico神色不变,锋利的杏眼瞪着范江远。

    “您吹牛之前还是先把网吧赛的奖金给我们结了吧,没钱就别赞助,天天赖账!”

    胡绫感觉nico就像个小吉娃娃,外表看着可爱,小牙一龇还挺凶狠的。

    范江远眼角气得直抽抽。

    活动结束后,主办方想要拉几家网吧老板聚聚,沟通沟通感情,但赵路东拒绝了。

    胡绫凑过去,问他:“怎么说?班师回朝吗陛下?”

    赵路东冷冷看她一眼:“吃饭,已经定好地方了。”

    回去的路上,大家还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车上七嘴八舌讨论刚刚那场战斗。胡绫对战术不太了解,但也听得津津有味。

    nico挤到她身边,兴奋地问:“我最后一波三杀帅不帅?”

    胡绫说:“帅!你越打越厉害!”

    nico说:“这版本女警加强了,熬到六神装,一枪一个小朋友。”

    胡绫连连称赞。

    nico在她面前跟在范江远面前判若两人,黏糊得仿佛长出波浪嘴了。

    nico又说:“你也厉害,范江远看你看得眼睛都直了,要气死对a了。”

    胡绫问:“对a是谁?”

    “小咪啊。”nico扯扯嘴角,两手抱着头靠到车椅里,“人如其名,一对a,要不起。”

    胡绫:“……”

    阿津出来发话:“注意素质啊!”

    “别看那女的装模作样的,其实阴得很。”nico冷笑道,“之前我们网吧聚会被人举报就是她干的,还死不承认。”

    胡绫问:“为什么被举报?”

    nico:“说是有未成年,妈的又没上机,我们三周年店庆生生给搅黄了。也就是东哥不计较,要不然就他们吧那堆前台小妹,抓一个准一个!”

    胡绫瞄了赵路东,赵老板正悠闲地开车,可能因为打了胜仗,他心情蛮不错的样子。

    “他们总拿妹子多做引子,现在好了。”nico直起身,笑着看胡绫。“我们有你了。”

    胡绫被他灿烂秀气的笑脸shock到了。

    这无敌的十八岁……

    “你加我微信吧。”nico掏出手机,“我把你拉进我们群,还有ecl网站你注册一下,我们市的网吧论坛,让东哥给你个板块管理员。”

    太阳在欢闹之中渐渐西沉。

    赵老板找的聚餐地点是个户外串吧。

    胡绫看着一帮小青年围在一起开怀大笑吹牛打诨的样子,心情异常轻松自在。

    她甚至觉得自己有点沉迷这个新工作了。

    cos服也没有想的那么羞耻,穿久了还挺适应的。

    果然她就是衣架子,穿麻袋都漂亮……

    哈哈哈哈!

    喝多的胡绫觉得全世界都是自己的。

    酒精作用下,胡绫也有些悲春伤秋,她在内心感叹,人真是会变……小时候她心高气傲,看赵路东身边那些豆芽菜小弟,各种看不上眼,现在再看这伙人,又觉得充满青春活力。

    就像小nico,胡绫远远望着他,跟张科长那种油腻的国企领导比起来,他简直就是天使一样的存在。

    不远处,赵路东正忙着帮队员烤生串,不经意间抬眼,便看见胡绫直勾勾盯着nico瞧。他重新低头烤串,十来秒后,牙一咬,将那一把签子扔给阿津,随手从桌上拿了一罐啤酒过去了。

    耳边有人捏易拉罐,胡绫扭头,赵路东冷着脸站在旁边。

    胡绫:“你闲的吧,刺不刺耳啊。”

    赵路东沉声道:“你看谁呢?”

    胡绫转过脸:“你管我看谁。”

    赵路东:“我之前提醒你的话都当耳旁风了是吧?”

    胡绫心骂一句真是扫兴。

    “赵路东,你说话能不能负点责任,不管今天还是以前,你那些小弟哪个是我主动搭话的?”

    赵路东:“怎么,你还真把自己当仙女了?”

    胡绫酒瓶对月:“老娘本来就是仙女!”

    赵路东:“……”

    这女的疯了吧。

    赵路东喝了口酒,凝重地看向nico的方向,神态透着担忧。胡绫被他老父亲一样的视线雷到了,皱眉道:“你能别把我看得像瘟疫一样好不好?”

    赵路东沉默不语。

    胡绫:“再说了,大家都是单身,你兄弟撩个妹子你也要管?”

    赵路东:“那得看撩谁。”

    胡绫:“你什么意思?”

    赵路东没说话。

    胡绫深吸一口气:“赵路东,你是不是针对我啊?”

    赵路东冷笑:“你以前干过什么事自己不知道?”

    胡绫:“我干过什么?”

    赵路东:“老子当年的战队是不是被你拆了?”

    “哈?”胡绫瞪大眼睛,“我拆的?是我让他们吵架的?我让他们离队的?赵路东,你别栽赃陷害啊!”

    当年赵路东组建的cs战队里,两个主力小弟都喜欢胡绫,小弟a跟小弟b说自己要去表白,小弟b怕胡绫答应就抢先一步找胡绫说了,小弟a知道后两人干了一架,然后原地解散。

    胡绫:“我也很无辜的好吗,就这么点破事你记我一辈子?”

    “你无辜?”赵路东盯着胡绫眼睛,一字一句,“你再说一遍你无辜?”

    赵路东只比胡绫大半岁,因为跨了年份,现在勉强算二十五吧。可能是早早步入社会的原因,他偶尔流露的气质的确比较成熟,且具有压迫感。

    胡绫被他黑漆漆的眼睛一盯,有点心虚了。

    她还记得那时候的事,说实话,这事确实有前因。之前她跟同学放学路上碰到赵路东,她想让他回家顺路帮她带本杂志,赵路东拒绝了,她感觉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

    她有意让他好看,所以当她看出他两个小弟都喜欢她时,她哪个都没有明确回绝。

    赵路东见她不说话了,冷哼了一声,又开了一罐啤酒。

    “不老实的女人。”

    这帽子就比较大了。

    胡绫皱眉:“你这说的是不是有点过分了?”

    什么叫不老实的女人,谁年轻时候没点黑历史?都过去多少年了还记着,这人就这么小心眼?

    胡绫:“赵路东。”

    他还是不理她。

    胡绫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越看越冒火。

    “你要真这么看不上我就别让我在你店里干。天天冷嘲热讽算什么?”胡绫蹭地一下站起来,居高临下看着他。“你直接开除我算了,真当我走投无路只能求你了是吧!”

    亏她两分钟前还在想着要不要趁这个酒局跟赵路东正经道个谢,这情况还谢个屁啊。

    赵路东转头看她:“这么两句就受不了了?你这大小姐脾气真是一如既往啊。”

    大小姐脾气?

    胡绫真想问问他哪家大小姐得天天替父母还债,在单位里被性骚扰还得忍气吞声,大夏天穿着厚厚的裙子带着假发勒着腰,维持八九个小时晚上还要给人骂。

    酒气上头,她忽然觉得全天下的委屈都集中她一人身上了。

    赵路东久未听到回复,偏头看一眼,胡绫眼里竟然含泪了。

    赵路东脑袋空白了一瞬。

    在他记忆里,胡绫在以他们大院为中心方圆三里范围内,属于叱诧风云的存在,人挡杀人佛挡杀佛,除了发疯以外从来没见红过眼睛。

    “……不至于吧,我也没说什么吧?”

    胡绫沉浸在突如其来的低落情绪里,没吵没闹,赵路东更尴尬了。

    “行了啊,让人看见以为我欺负你。”

    还是没人理。

    赵路东:“眼妆都哭花了,你这化妆品质量不怎么样啊。”

    胡绫忽然就来了一波爆发。

    “对!我化妆品质量差!我穷!我买不起好的行吗!”

    赵路东被她喊得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压低声音:“你能不能小点声!”

    没想到胡绫声音更大了:“为什么小声?你怕丢人啊!你有胆骂我有胆继续啊!”

    “谁?!谁骂你?!”nico听见这话,从人群中探出小脑瓜,径直冲了过来。“小绫!怎么了,怎么哭了!”

    其他人也陆续围了过来。

    胡绫看着赵路东,冷冷道:“你们老板觉得我不够漂亮,没有小咪好,今天在前沿阵地给他老人家丢人了。”

    nico咆哮起来:“哥你瞎吗!”

    赵路东:“…………”

    nico抽了纸巾递给胡绫,小心翼翼给她擦眼泪。

    “别哭哦,那些女的都是庸脂俗粉,没一个能跟你比的。”

    周围人一起上去哄她。

    胡女士在百忙之中还抽空翻了赵路东一眼。

    赵老板出气的鼻孔都变粗了,起身走人。

    一转身,看见角落里的白明皓。

    “你笑个屁啊!”赵路东没好气地说。

    白明皓:“笑也不让?你别那边打不过就上这边厉害啊。”

    赵路东叹气,坐到白明皓身边,远远看着被人簇拥的胡绫,低声说:“这女的从小就跟我不对付,长大了还这样。”

    白明皓:“那你还留她?”

    赵路东顿了顿,说:“她妈跟我妈关系好,我妈非要留的。”

    这话硬说,也没毛病。

    大概十天前……

    赵路东晚上回家,被赵婉苑叫住,说要聊聊天。

    例行絮叨了一些有的没的后,她说:“我今天看见胡绫妈妈了。”

    赵路东算是个孝子,但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跟妈再亲也不太唠得到一起去。他往常总是敷衍两句就回自己屋玩电脑,这次也不知怎么回事,停在了门口。

    赵婉苑感叹道:“现在年轻人找工作真难啊。”

    既然说了“年轻人”,那肯定不是孙若巧了。

    赵路东回头。

    “胡绫?她不是去外地上大学了吗?”

    “回来了,她家里遇到点事,没走远,在本地找工作呢。欸,我前几天还听你说店里要招人,招到了吗?”

    “没。”赵路东听出这话里涵义。“你让我招她?那眼高于顶的女人能在我店里干?”

    赵婉苑皱眉:“你这话说的就没道理了,胡绫不是那种姑娘。”

    赵路东不说话了。

    赵婉苑:“反正这事我已经告诉她妈了。都是老邻居了,他们家以前也帮了我们很多,现在遇到困难,咱们要是能搭把手就帮一把呗。”没听到回应,她抬头说:“跟你说话呢,听见没有啊?”

    赵路东回过神,拧开把手,低声留了一句。

    “真来了再说吧。”

    ……

    结果现在真来了。

    赵路东看着远处众星捧月的胡绫,她穿着夸张的裙子,个子又很高,往月亮下一站,像他妈女王在选妃一样。

    看了老半天,赵路东将烟捻灭在清凉的马路牙子上。

    拧着拧着,他忽然无奈一笑,隔空对话赵婉苑。

    “你就折你儿子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