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3章 第三章

第3章 第三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胡绫转身就走。

    “欸你等等。”赵路东在后面叫住她,公布结果。“你面试通过了。”

    胡绫:“我说了我不是来应聘的。”

    赵路东胳臂搭在前台上,平静道:“我这待遇还凑合,底薪八千,也交社保,年底分红看表现。你可以考虑一下。”

    胡绫一脚都踏出门外了,生生止住了。

    她回头:“……底薪多少?”

    赵路东:“八千啊。”

    胡绫有点想问问税前税后,又觉得丢人,跟她刚刚的爆发不太般配。

    那现在就有点尴尬了。

    胡绫的家乡不像北上广深那么高端,连二线城市都挤不进去,打车起步价还是七块钱。这种环境下,年轻人工资想上五千都很困难,八千真是可遇不可求的薪资了。

    这破网吧营业额这么好?看不出来啊……

    换个思路想,如果真能拿到八千工资,那除去社保贷款和家里日常开销,她一个月还能剩下几千,比之前在事业单位的待遇可好太多了。

    就是不知道他这小作坊稳不稳定……

    就在胡绫脑海中计算这些小账本的时候,后面响起一道懒散的声音。

    “让让呗。”

    胡绫回头,身后站着一个清瘦的男生,气质淡然萎靡。

    赵路东:“老白。”

    白明皓打了个哈欠。

    “东哥。”

    白明皓路过胡绫身边,看她一眼。

    “干嘛呢这是?”

    “新招的前台,你小时候应该见过她吧。”

    白明皓打量胡绫,努努嘴:“好像有点印象……”

    胡绫看他也觉得眼熟。

    赵路东对仍僵持在门口的胡绫歪歪头,说:“去吧。”

    ……什么去吧?

    ……去哪?

    赵路东仿佛听到她内心os,回答说:“跟阿津到里面谈下具体工作要求。”

    说完便不再理她,转身跟白明皓聊了起来,留下胡绫原地思索。

    其实,她也没挣扎太久,毕竟金钱的诱惑才是最现实的。

    环顾一圈,虽然这里环境是差了点,但老板怎么说也算是旧识,在这工作至少不会遇到张科长那种糟心事。不如先干一段时日,缓和一下家里的资金链,如果真的不合适,以后再跳槽。

    想着想着,内心的天平渐渐倾斜,她慢慢把脚挪了进来。

    赵路东不动声色收回余光,接着跟白明皓说网吧赛的事。

    浓妆艳抹的萱子不满意了,来到赵路东面前,哭丧着脸。

    “东哥!为什么要招她啊,我不喜欢她啊!”

    “乖。”赵路东耐着性子安慰她,“我们缺前台,而且我们现在跟前沿阵地打仗呢,需要狠人。”

    萱子一跺脚:“我也是狠人!”

    赵路东:“但你没脑子。”

    萱子噘嘴,赵路东说:“回去吧,等晚上直播我叫人给你刷点礼物。阿津,你带人去了解下情况,没什么问题就把合同签了。”

    之前的矿泉水男来到胡绫面前,问:“小姐姐怎么称呼啊?”

    赵路东随口道:“叫她老胡就行。”

    胡绫:“……”

    忍住。

    第一天,稍给他点脸。

    胡绫跟阿津往里面走,路上听到赵路东跟白明皓谈话,一股子严肃氛围。

    “老白,这次比赛重要程度就不用我多说了,你必须得上。”

    他跟小时候一模一样……胡绫心想。

    白明皓开了个机器,说:“我好久都没玩英雄联盟了。”

    赵路东:“无所谓,你上就行。”

    白明皓:“还是算了吧。”

    赵路东怎么劝都不行,静了三秒,他沉声道:“白明皓,你还是不是兄弟!”

    胡绫再次回头看,走在前面的阿津说:“没事,闹呢。跟我来这边。”

    大厅后面是包间区,穿过狭窄的通道,最里面是赵路东的办公室。

    门一开,又是一股绝妙的味道。

    胡绫紧了紧鼻子。

    “你们这的卫生情况一直都是这样的吗?”

    “不是,最近一周在备战,网吧不对外开放,东哥就没让保洁来。”

    阿津象征性擦擦桌子,打印了一份合同交给胡绫。

    胡绫一边看一边问:“备什么战啊?”

    阿津说:“本市的网吧赛,我们和前沿阵地进英雄联盟项目的决赛了。”

    胡绫:“前沿阵地?”

    阿津:“另一家网吧,他们老板和我们东哥不对付,俩人以前玩毒奶粉的时候起过冲突,后来都开了网吧,大大小小的比赛都往一起约。”

    胡绫似乎进入了一个全是盲区的领域。

    “毒奶粉又是什么?”

    “《地下城与勇士》啊。”

    胡绫一语不发。

    阿津惊讶道:“就是dnf啊,你这都没听过吗?”

    胡绫不想表现得像个白痴,镇定道:“我当然听过。”

    阿津钻到办公桌后面又不知道找些什么东西,胡绫问:“刚刚外面那些人就是要比赛的选手?”

    阿津摇头:“不全是,主力不少都要上学,还有几个晚上起床。”

    好吧。

    阿津边找东西边嘀咕:“前沿他们最强的是中单,我们现在就缺个厉害的中单。你看到刚刚那个白明皓没,他是个天才,玩什么都牛,打moba游戏最擅长法师位。东哥想让他顶一下,就是不答应,倔得跟驴似的。”

    胡绫摸摸下巴,这白明皓好像小时候也跟他们住在一个大院,与赵路东从小玩到大的。

    “啊,找到了!”

    阿津掏出一个黑色大袋子放到桌上,擦擦汗,说:“老胡,现在还有这么一件事。”

    胡绫听着这称呼,太阳穴神经一跳。

    “请说。”

    “这个网吧赛在电子城办,比赛有很多项目,英雄联盟决赛是我们和前沿。赛前有个cos展,主办方为了省钱,要求各家网吧自己出人。萱子不喜欢cos,我们本来想去外面招,但现在你来了,你看看你要愿意上的话我们这钱就省下了。”

    胡绫看着袋子,问:“这是什么?”

    阿津:“琴女cos服,了解一下?”

    胡绫安静了一会,缓道:“琴女?”

    阿津:“或者你有其他喜欢的英雄?”

    胡绫更想问琴女是什么鬼。

    “东哥比较喜欢琴女,以前专门留了一套衣服,而且感觉你这个身材……”阿津来了个意味深长的停顿,视线在胡绫身上飘来飘去。“也挺顶的。当然如果你想cos其他角色也行,最好是英雄联盟的,我们得赶紧联系人租衣服,不然来不及了。”

    胡绫提出另一个可能性。

    “我不参加行吗?”

    阿津抱起手臂:“也行,那你负责联系coser,价格方面要谈好,等会我把时间表发你。”

    这就要准备上岗了,胡绫打起精神。

    “行,你发给我。”

    阿津把那黑袋子也递给胡绫。

    “你回去考虑一下,能省点是点。合同你看完了吗?”

    胡绫刚刚已经粗粗扫了一遍,犹豫道:“没有试用期的?”

    阿津:“这的人都是东哥亲自招的,不需要试用期。你先研究,我出去看看老白他们,可以了你就签字,章都盖好的,最后让东哥签一笔就行。”

    阿津出去后,胡绫更加系统地检查了一遍合同。这就是一份最普通的劳务板式合同,甚至更为简约,平日在大公司里看到的一些附加条款这里一项没有,甚至连对迟到旷工等的规则要求和处罚条例都没写,耿直得不行。

    胡绫最后想了想八千块钱的工资,一咬牙,签下大名。

    她拿着合同去找赵路东,后者两手拄在白明皓的电脑桌旁,正给他疯狂洗脑什么叫集体荣誉感。白明皓一副封闭视听的样子,似是对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

    她把合同拿过去,赵路东看都没看直接签字,签完了把笔甩给她。

    胡绫又拿合同去找阿津,问具体上下班时间。

    “这个不一定,一般上午人少,晚来一会也可以。我们这几天在忙比赛,下周再重新营业。”

    说完他也去上网了。

    胡绫面对屋子里一众网瘾少年,根本插不进话。她盯着赵路东拄在桌边的骨感手指,看了老半天,实在不知道要干嘛,最后跟他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离开网吧的一刻,阳光猛然照来,胡绫晃了下眼。

    现在是下午两点,正是每天最热的时候,门口的煎饼大叔还在摊煎饼,树上的知了叫个不停。

    胡绫如坠梦中,总觉得有种不现实感。

    只有手里拎着的巨型塑料袋提醒她一切不是梦。

    她沿着马路走了半个多小时,渐渐缓过神来,她意识到自己已经顺利找到工作了,薪水说实话有点超出了预期,她还见到了不知能不能称得上朋友的故交。

    ……而且这位故交从某种程度上来讲,好像跟薪水一样也超出了胡绫的预期。

    胡绫拎着重重的cos服先去了趟商场,给胡谦买了瓶好酒,又给孙若巧买了两件新衣服。回家时这对夫妻正在电视上看欢乐斗地主地区赛,收到礼物甚是惊讶。

    胡绫告诉他们工作找到了。

    胡谦:“真的呀,在哪?”

    胡绫不情不愿把赵路东供了出去。

    孙若巧听了高兴得直拍手。

    “我就说嘛!都是老熟人,而且工作地点离家还近,真是太理想了,你这榆木脑子总算开窍了!”

    胡绫哼哼两声,回到房间,将巨型塑料袋扔到床边,去冲了个澡。

    十分钟后,神清气爽的胡绫坐回床上,一手擦头发,一手打开塑料袋,不咸不淡地配音。

    “让咱们来看看老板的喜好……”

    一根手指头挑起蓝绿色双马尾假发。

    emmm……

    她放下毛巾,开始两手操作,拉出那条半包胸的夸张裙子。

    呵呵。

    赵路东。

    你也就这么个水平了。

    胡绫撇着嘴把裙子提起来,站到镜子前。

    浮夸,大写的浮夸,真有人穿这种东西出门吗?

    胡绫一边想一边脱了衣服将裙子往上套。

    她心说我不参加,我就试试而已。

    结果这衣服跟量身订做的一样合适。

    胡绫的个子在女生里算比较高的,光脚一米七一,买衣服一般都要挑一挑,她真没想到这裙子上身这么合体。

    镜子前的女人掐着腰,臭不要脸地沉浸在自己的美貌当中。

    “我这身材无敌了真是……”

    看了一会,假发也戴上了。

    又看了一会,化妆包也拉开了。

    上网搜图。

    网上琴女cos图有很多,国内国外高矮胖瘦应有尽有,大家都是统一的造型。coser们的水平不尽相同,有漂亮的,也有雷人的,甚至还有男生假扮的,但不管怎样,他们的脸上普遍带着快乐和自信。

    看着看着就有点被洗脑了。

    她又找到coser平台,打听了一下做活动的价格,问来问去,像样的首先贵,而且外地的还要包路费。

    在某种蜜汁自信的加持下,胡绫觉得格外不值。

    她重新站回镜子前。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穿cos服,度过了最开始的尴尬期后再看,好像也挖掘出一点乐趣来。这跟她当初在大学上表演课有些相似,进入角色了也就不太别扭了。其实琴女造型蛮好看,有点中国古风的味道,衣服的制作质量也出乎了胡绫的意料,面料剪裁都相当过关。

    不知不觉中,她已经折腾到了晚上,丝毫没觉得累,反而津津有味。她已经很久没有穿过裙子了,大学毕业后被紧急召回家里工厂,灰头土脸讨生活,后来又踏入事业单位的大门,这类服饰跟她彻底绝缘。

    一整晚,胡绫就在镜子和电脑前来来回回。

    家庭的负担,工作的委屈,失业的压力,好像在这一刻烟消云散。

    暖黄的灯光和窗外的月亮见证了这一切,那带着香味的长发就像两道蓝绿色的银河,裙摆翻滚飘荡,犹如自由的波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