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6章 第十六章

第16章 第十六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在胡绫的指导下,加上萱子自己勤学苦练,她的唱歌水平进步飞快。

    不过也出现了一些问题,就是萱子的睡眠时间也严重不足了。

    睡得少,脑子混,唱歌没力气,更容易毁嗓子。

    见此情况,胡绫提议她干脆把练习的过程直播算了,做成系列企划。萱子担心这样会让直播更无聊,胡绫说:“不见得,直播这个东西看久了就跟养成系真人秀一样。每天定时定点,主人公就是你自己,观众也想看到主角走走剧情的。还有,你别化浓妆了,换个风格。”

    胡绫给她示范了一个妆容,萱子忧虑道:“这是不是太清淡了,男生不会喜欢的吧。”

    “谁说不喜欢?”胡绫想起什么,冷冷道,“真不喜欢当年校花的位置就是我的了!”

    两人正在前台讨论这些,谈话内容刚好被路过的赵路东听见。

    胡绫:“……你什么表情?”

    赵路东目不斜视走过去。

    他们认识太久了,胡绫甚至只看他的背影就能看出他的态度。

    胡绫探出身子。

    “喂!赵路东你什么意思!”

    没影了。

    萱子趴在吧台上,笑着说:“东哥真帅啊。”

    胡绫以为自己听错了:“哈?帅?就他?”

    萱子说:“就是帅啊,而且东哥是个好男人,外冷内热,心肠特好。”

    胡绫嘴唇一抻,不咸不淡地说:“某人男友还在外地自己玩‘打枪’游戏呢吧。”

    萱子别的反应慢,这种暗示倒是一秒洞悉。

    “你别污蔑我!我就是单纯欣赏而已,况且东哥又不喜欢我这种类型的。”

    胡绫心里一动:“你知道他喜欢什么类型的?”

    “以前他们男生聊天的时候好像说过,东哥喜欢温柔体贴的。”

    庸俗!

    胡绫撇撇嘴,又问:“他谈过恋爱吗?”

    “这倒没听说。”

    “没人要吧。”

    “谁说的!”萱子替老板说话,“你自己还单身呢?说别人没人要。”

    胡绫:“我是忙,没时间,你信不信我要是松口,追求者都排着队的。你没发现最近有几个人来上网都是固定坐在门口的位置吗?为了看谁啊?”

    萱子:“哦,你说那几个水泥工啊?”

    “……”胡绫瞪眼,“你别管人家干嘛的,就事论事!”她搬出孙若巧的语录。“还有,我劝你不要好高骛远,看不起底层劳动人民,这么不知足早晚吃大亏!”

    胡绫往道德小高地一站,压得萱子百口莫辩,气得直咬嘴唇。

    “你全是理!”

    胡绫摊手。

    “本来就是啊。”

    萱子跺脚:“胡绫,你的脸就跟面包蟹一样大!”然后气哼哼走了。

    胡绫赢了嘴仗,得意地冲她背影说:“要学会尊师重道!”

    吵完了架,该干嘛干嘛。

    胡绫给萱子制定了详细的直播内容流程,像以前在学校里做节目策划一样,告诉她什么时间点该做什么。

    最开始几天萱子有些摸不着头脑,人气降得更低,她有些许的低落,但始终没有质疑胡绫。

    这份信任让胡绫责任心大爆发了。

    她跑去找赵路东,要提前支薪水。

    赵路东正在办公室吃泡面,闻言抬眼。

    “做什么?”

    胡绫说:“帮萱子换直播设备。”

    赵路东嗦了口泡面,淡淡道:“胡大善人,自己穷得叮当响,还给别人换设备。”

    胡绫被讽得脸颊稍热:“我又没说小龙偷的钱我不还了。”

    赵路东嗤笑。

    胡绫着急给萱子换麦,顾不得他的嘲讽,催促道:“别笑了!能不能提前支给个话。”

    赵路东:“急个屁,等老子吃完的。”

    于是胡绫只能坐在沙发里,欣赏赵路东吃泡面的样子。

    期间俩人没对话。

    赵路东一边吃一边看电脑,里面不知道是哪个游戏正在进行比赛,他看得无比专注。

    胡绫扫了一眼桌子,白水,泡面,烤肠……

    现在网吧全天账目都经由她手,胡绫非常了解店里的财务状况。上网费用勉勉强强算及格,加上一些直播和比赛的奖金支撑,总体来说还凑合,属于盈利状态。但由于赵路东的开销太大,每月也没什么余钱。

    相处久了,胡绫觉得赵路东这人有个毛病……也不是毛病,就是一种性格习惯——就是过于“乐善好施”。虽然胡绫自己也打算给萱子买设备,但那多少也是因为看中了萱子独特的嗓音,觉得她直播这条路有发展,能赚钱。但赵路东不是,他对自己兄弟简直到了掏心挖肺的程度,有没有赚钱能力他都会帮忙。

    其实店里的盈利情况根本撑不住这么大笔的工资开销,所以赵路东一个当老板的,天天吃泡面喝白水,稍微攒点钱就请兄弟们吃饭。胡绫来这工作几个月了,就没见过他买新衣服,几件破衬衫翻来覆去穿,黑的都快洗成灰的了。

    这性格是好是坏,胡绫说不清,她就是偶尔觉得他有点傻……可某种意义上讲,她自己也是这“傻”性格的受益人之一。

    胡绫轻轻咂嘴。

    也亏得身材和脸蛋还过得去,没被人嫌弃,竟然还有人说帅……

    赵路东察觉到,眼睛不离屏幕,问道:“怎么了?”

    胡绫低头欣赏自己的指甲:“没什么。”

    赵路东吃完泡面,喝了两口汤,叉子一扔,往前推了两厘米。

    “收拾了。”

    “……”

    胡绫觉得这人可能有点隐藏的s倾向。

    有求于人,暂忍。

    胡绫挤了个假笑,收拾了泡面盒,擦了桌子,最后还倒了一杯水给赵路东。

    “老板,”她笑着说,“还有什么吩咐吗?”

    赵路东:“老板?又不叫哥了?四万块钱就叫了三声,够贵的。”

    胡绫耳根发热,什么人呐这是,这还带查的?她不再配合,两手一拍桌子。

    “到底能不能提前支?你犹豫什么啊,这花的是我的钱,如果萱子直播效果好了,你不是也赚得多了?”

    赵路东酒足饭饱,人看着懒洋洋的。

    “你还知道给我赚钱了?”

    胡绫耐心耗尽,扬起下巴。

    “赵路东。”

    赵路东不紧不慢起身。

    “走吧。”

    “什么走?”

    “你不是要买设备吗,我跟你一起去。”

    “你去干嘛?”

    赵路东走到她身前,俯视着她。

    “这样,”他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你自己去,自己花钱;二,带我去,我来花钱。你——”

    “二!”胡绫反应神速。

    赵路东哼笑一声,从她身边走过。

    男人真是一大方,身上的泡面味都没那么难闻了。

    下午赵路东开车,载着胡绫一起去商场买设备。

    胡绫说:“买莱维特的,我认识他们总店的销售经理,全国都能拿到折扣。”

    赵路东那边车窗半开,单手扶方向盘。他对买什么牌子的麦克没什么兴趣,一路上听胡绫叽叽喳喳讲那些专业调音设备的强大功能,听得脑袋有点疼,点了支烟。

    胡绫:“萱子的声音很特别,但现在那几十块钱的破麦灵敏度不够,捉不到音,太差了。”

    路过一个十字路口,赵路东踩下刹车,随口问:“你学过唱歌?”

    “大学时上过声乐课啊。”

    “你念的什么专业?”

    “播音啊。”

    “哦。”

    胡绫忽然狡猾一笑,不怀好意地反问道:“你呢?”

    静了两秒,赵路东冷冷看来。

    “上过大学了不起啊。”

    “了不起呀!”

    赵路东呵了一声,接着开车。

    天气很好,胡绫心情更好,悠闲地哼起小曲。

    赵路东:“好好唱一首听听。”

    胡绫转头看他,赵路东目不斜视看前方。

    许久没有回应,他问:“怎么了?”

    胡绫反问:“你才怎么了?”

    “让你唱首歌不行吗?”

    “干嘛突然唱歌?”

    “反正闲着也闲着。”

    “闲着你听广播不就好了?”

    “……”

    赵路东抿嘴,胡绫看到他似乎暗自咬了咬牙,顿时心情更好了。

    会不会她自己也有点s倾向?

    赵路东沉着脸去按广播开关。刚开,胡绫又给秒关了。

    赵路东眼角微抽,“你到底要——咝!”他稍一激动,没注意烟灰,落了一截到手腕上,烫得倒吸气,泄愤一样捏折了烟头。

    胡绫看他涨红的脸,拍着大腿哈哈笑。

    胡绫的笑声非常有特点,尤其大笑,中气那叫一个足,震得赵路东手里的方向盘都在颤。他的手越捏越紧,心里算着,这离她当初买包子认怂……有过去二十天吗?!

    这女人的愧疚期也太他妈短了!

    他恶狠狠地念:“胡绫!”

    胡绫看他眼里气出的血丝,也觉得自己有点嚣张过头了,稍微收敛了些,清清嗓子。

    “都到了,还听什么广播啊。”

    看看外面,果然是到了。

    车一停,胡绫像没事人一样溜了。

    秋高气爽,万里无云。

    赵路东下来被凉爽的小风一吹,火气也散得差不多了。

    买设备的过程很顺利,胡绫本来打算配个中档的莱维特lct240就行了,两千多块,对萱子来说够用了。没想到赵老板忽然大方起来,现场升级了几档,直接蹦到540s,价钱也翻了好几倍。

    胡绫看着这设备,苍蝇搓手,两眼放光。

    回去后,胡绫调试了半天声卡。

    萱子来上班的时候看到这套新设备,兴奋得抱住胡绫放声尖叫。

    胡绫安抚她:“冷静点,别跟没见过世面似的,你东哥送的。”

    萱子又回身给赵路东一个熊抱。

    赵路东拎着她脖领子:“行了行了,下去。”

    萱子激动地坐到椅子里,碰碰这个,碰碰那个。胡绫看她高兴成这样,跟带孩子家长似的,也是欣喜万分。

    一扭头,赵路东正瞄着自己。

    胡绫:“怎么了?”

    赵路东讽刺道:“又肯叫我哥了?”

    胡绫拍嘴。

    “口误。”

    两人并排往外走,胡绫问:“哎,你是不是特别享受别人叫你哥的感觉啊。”

    赵路东手插在裤兜里,不置可否。

    胡绫:“你怎么这么幼稚啊!”

    他不理她,过道尽头,一个向左进前台,一个向右玩游戏去了。

    胡绫把中国音乐学院通俗唱法考级教材拿给萱子,让她从头开始学。她把她的直播题目也改了,简简单单——“自学考十级”。

    胡绫一边撰写匿名软文,在ecl论坛上发帖,一边研究平台热度,定时花钱买一些小流量推送,帮萱子做宣传。

    经过最初的摸索之后,直播间的人气开始慢慢回升。

    而且可能是因为直播内容的改变,重新开播后吸引了一些新观众,虽然他们仍然在意女主播的样貌美丑,但至少不是唯一在意的东西了。

    胡绫给萱子调了滤镜色调,重新布置房间,走起知性日系风,衬托她舒缓磁性的嗓音。

    人气增长比较缓慢,不过弹幕量倒是明显多了起来,聊天内容也比从前和谐了不少。

    有一个晚上,萱子在直播间里跟为数不多的观众讨论一级考级曲目该选什么,她个人想唱刘若英的《后来》。

    弹幕里有个人说:“你的声线更适合中岛美雪的《爱される花爱されぬ花》。”

    萱子没看懂,问:“这是什么呀?”

    那人说:“中文版就是《原来你也在这里》。”

    萱子啊了一声,说:“那我试试。”

    她将这首歌唱了一遍,弹幕纷纷说好听,她问刚刚提意见的人:“哥哥你觉得怎么样?”

    那人很久没有发言,萱子以为他走了……就在这时,屏幕上忽然飘过一个明星航母的特效。

    萱子因为这条航母在直播间里捂着脸哭了五分钟。

    那人弹幕里鼓励她:“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