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5章 第十五章

第15章 第十五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收拾东西准备下班的时候,胡绫想起刚刚看到的内容,忍不住跟萱子分享。

    “对了,刚才我去前沿女主播的直播间那瞄了一眼……”

    萱子又炸了。

    “好啊!你不在我房间挂着跑去给前沿刷人气?狗叛徒!我要跟东哥报告!”

    胡绫:“你先冷静点。我看前沿主播都挺……那个的?”

    萱子:“哪个?!”

    胡绫谨慎措辞:“……积极?”

    萱子哼了一声。

    胡绫说:“你跟她们的风格不太一样啊。”

    萱子急道:“不一样又怎么了,也有人看我的呀!”

    胡绫:“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觉得你挺好的。”

    胡绫先一步放了软话,萱子盯她三秒,确定她是真心夸她,脸色才好转了些,说:“东哥不让那样。”顿了顿,“我男朋友也不让。”

    胡绫惊讶:“你有男朋友?”

    萱子骄傲道:“当然了!你以为我跟你似的没人要呢!”

    “……”

    胡绫认真考虑了一下,要不要再跟她撕一轮。

    自己好像很久没有活动嗓门了……

    萱子挠挠头发,她唱了一夜歌有些累,咳了两声,从吧台里取了瓶柠檬c。

    还是算了,不跟她一般见识。

    萱子瞥她一眼:“怎么了你?”

    胡绫:“没事,下课,再见。”

    whyx白班上班时间是在十点到晚上八点半。胡绫之前跟nico晨练,养成了上早班的习惯,一般七点半就会到岗。她找阿津商量了一下,决定将早上的时间推几个小时,下午一点上班,然后半夜两点下班。

    这样可以同时兼顾白天和晚上的账。

    “行倒是行。”阿津嘀咕道,“不过你这样会不会太拼了?一天十三个小时啊。”

    胡绫:“没事。”

    阿津:“你要记住你是我们的门面,美比干活重要,千万别熬成前沿那帮黄脸婆了。”

    胡绫忆起那晚的午夜场直播,说:“怎么就黄脸婆了,我看她们直播一个个挺光鲜的啊。”

    阿津:“那皮磨得眉毛都看不着了,可不光鲜么。你白天见她们,能吓死你。”

    阿津将胡绫要加夜班的事告诉赵路东,赵老板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玩游戏,听完后只说了句:“行。”阿津转身的时候,又听他说,“这月工资不扣,照发。”

    对于加班这个决定,胡谦有些担心。

    “大半夜下班?你一个女孩子走夜路太危险了吧。”

    “哪来的危险。”胡绫宽慰他,“放心吧,我回家这条是主干道呢,离得又近。”

    孙若巧说:“你不是怕黑吗?要不叫小东送你吧。”

    “你别!”胡绫当场拒绝,“我现在已经就不怕黑了。”

    胡绫小时候怕黑,大学毕业后不怕了。

    怕黑是小公主的属性,已经跟她不沾边了。

    自从上了晚班,胡绫跟萱子见面的次数越来越多,她也养成了一边开着萱子直播间一边录账的习惯。

    随着对萱子的日渐了解,胡绫发现自己之前对她的认知有些片面。这人虽然傻,但很简单,没什么坏心眼。她心想这可能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whyx的人相处久了,好像都有这种下水道里开鲜花的气质。

    某个晚上,胡绫正在前台收拾东西,碰到玩游戏玩一半来取水的赵路东。

    萱子在直播间里唱歌,还是王菲的曲子,《爱与痛的边缘》。

    “给我拿瓶水。”赵老板说。

    胡绫不紧不慢回头拿水。

    赵路东催她:“快点,打团呢!”

    胡绫将水递给他。拧瓶盖期间,胡绫忽然说:“阿津说你看人很准。”

    赵路东忙着喝水,没听到:“什么?”

    胡绫摇头:“没事,我觉得他说得很对。”

    赵路东皱眉:“谁说的对?”

    胡绫跟疑惑的赵路东对视了三秒。

    “你团不打了?”

    “对了,艹!”这声草的尾音拖得很长,跟随着赵老板的身影一同消失在走廊尽头。

    胡绫睨一眼,一玩游戏就这样,跟个大傻子似的。

    屏幕里,萱子的歌已经唱完了。

    她的直播间还是一如既往低人气,偶尔还会冒出一两个大胸哥之流的无耻之徒,每次看到,胡绫都运用管理权限秒封。

    一开始萱子还因为这个跟她较劲,后来也懒得管了。

    这也导致萱子的直播间越发死气沉沉。

    但不管再怎么低迷,萱子都认认真真努力直播。胡绫属于那种代入性很强的人,看个小说电视剧都能投入进去,现在看直播也一样。她看萱子越久,越觉得可怜,尤其是跟隔壁前沿那些火爆的女主播们一对比,嫉妒得直冒酸水。

    后来她挑了一个清闲的日子,找萱子进行了一番深入沟通。

    她们俩第一次见面不算愉快,胡绫想了很久该如何破冰,后来见到赵路东,忽然想起之前他带她去的甜品店,他好像说过萱子喜欢他们家的甜点。

    当晚胡绫咬牙定了一个草莓蛋糕,花了三百多。

    萱子也是个单纯的娃,见到蛋糕立马软了。

    那天萱子早早下播,两个女孩坐在前台里,一人面前切块小蛋糕,浓香四溢。

    胡绫跟萱子闲聊。

    “你做直播多久了?”

    “一年多了。”

    “辛不辛苦啊这行。”

    “还行吧,现在做哪行不辛苦啊。”

    “没考虑干点别的?”

    萱子的叉子搅了搅奶油,说:“我也不会别的,我文化低,找不到好工作,还容易被人骗。”

    确实。

    “我男朋友也是做直播的,我们一年前在网上认识的,那时候我刚做直播,他进来看,给我刷了花。”萱子谈起自己的男友,脸色柔和了不少。

    胡绫问:“他做什么直播?”

    “游戏,打枪的,具体叫什么我也没记住。”

    “他直播做的好吗?”

    “跟我差不多。”

    胡绫心说跟你差不多那离凉了也不远了啊。

    胡绫削弱了两层攻击力,说:“你俩直播赚的钱……够日常开销吗?”

    萱子说:“东哥管我吃住,我直播赚的钱跟他四六分,我四他六。其实……当初我也去过前沿面试过,但小咪让我做的那些我男朋友不同意,后来东哥留下我了。”她一边说一边玩叉子。“东哥从来没要求过我直播什么内容,有时候我赚得特别少,他也没怪过我。我也想好好直播赚钱报答他,但人气一直很低,唉……”

    胡绫说:“你没想点办法?”

    萱子:“什么办法?”

    “发挥一下自己的长处。”胡绫引导她,“你没觉得自己的声音很好听吗?”

    萱子坐直了,斜眼看胡绫。

    “干嘛?你也让我口骚吗?我都说了我男朋友不让。”

    胡绫:“谁让你做那个了,我是说让你唱歌。”

    萱子切了一声。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我一直在唱啊。”

    胡绫说:“你没有培训过声乐吧?”

    萱子:“当然没有,谁学那个。”

    胡绫说:“我是觉得如果你系统学一下流行歌曲的发声方式会对你唱歌帮助很大。你的嗓音非常特别,我在学校见的都很少。”

    好像从没被人这么直白的夸奖过,萱子有些不好意思。

    “……真的吗?”

    “真的,但你现在这样唱很毁嗓子。”

    萱子蠢蠢欲动,但马上又泄气了。

    “我哪有钱去培训班啊。”

    胡绫犹豫道:“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上过声乐课,我可以教你。”

    明明事情已经够多了,胡绫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萌生了指导萱子唱歌的想法。

    她给自己想的理由是,毕竟小龙事件让网吧蒙受了不小的损失,她也得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看看能不能帮店里……创创收?

    萱子一口答应下来,她跟胡绫约在一清早上课,与之前跟nico晨练的时间重合了。

    胡绫只睡了四个小时就起来了,迷迷糊糊来到店里,见到已经等在吧台的萱子。

    萱子早上没化妆,刚开始胡绫都没认出来。素颜的萱子看起来很清爽,像个普通大学生。

    胡绫问她:“你多大啊?”

    萱子:“十九。”

    胡绫:“……”

    艹!老了!自己真的老了!

    胡绫叹着气往里面走。

    上课地点就在萱子的直播间,胡绫坐到粉嫩嫩的椅子里,先研究了一会萱子的直播设备。

    “你这什么破麦,路边买的吧。”

    “对啊,你怎么知道?”

    “换个新的吧。”

    “有差吗?”

    “当然有。麦克好坏对直播音质影响很大,你这个简直就是个破锣,音都没法修。你竟然能问出这种问题,太外行了!”

    萱子缩缩脖子。

    “这样啊……”

    胡绫看她懵懂茫然的样子,腹部窜出一股子诡异的责任感,她站起来抱着手臂踱步两圈,说:“我看你平时喜欢唱王菲的歌?”

    萱子点头:“对。”

    胡绫说:“王菲的声线比较空灵,你的声音要更有力量一些,不过你现在发声方式不对,中声区不够扎实,扩不开声域。”

    萱子微张嘴巴。

    “什么意思?”

    “你站起来。”胡绫靠近萱子,指导她正确站姿。“你肚脐和双脚位置形成的三角形要时刻保持稳定。”她一手放在萱子的腹部,指导她如何吸气,如何将肋间肌打开,拔气收声。“唱歌时要感觉自己的声音就在前方的一个空屋子里,把声音装起来。”

    胡绫将以前上声乐课时老师讲的练声方式全部教给萱子,萱子学得很努力,试了几次,效果还不错。

    胡绫看她认真的样子,忍不住说:“你学这个跟学录账完全两个态度啊。”

    萱子嘟了个鬼脸,坐下来喝水。

    “你懂得真多。”

    胡绫说:“哪有,只不过这个跟以前专业有些挂钩而已。”

    萱子笑道:“那你唱首歌给我听。”

    胡绫在脑中搜索了一下,说:“其实你的音域跟我差不多,我挑首我们都适合唱的歌。”

    现在是早上七点四十五,又到了赵老板例行晨尿的时间。他从屋里出来,半眯着眼睛往厕所走,路上忽然听到女人的歌声。

    这个时间段网吧一个人也没有,空旷安静,像早晨寂寞的森林。

    胡绫唱了一首老歌,林忆莲的《听说爱情回来过》。

    在朋友那儿听说

    知心的你曾回来过

    想请他替我向你问候

    只为了怕见了说不出口

    她唱歌速度偏慢,但音非常准,声音稳定,像在徐徐道来一个故事。

    赵路东穿着人字拖站在萱子的直播间门口,他睁着昏昏欲坠的眼皮,顺着没关紧的门缝,看到胡绫的背影。

    她坐在那里,很放松,长发随意盘起,露出细长的脖颈,雪白柔软。

    她唱歌的时候没有平日里那么尖锐,看起来温柔了许多。

    ……

    我对以往的感触还那么多

    曾给我幸福的你

    我依然深深爱着

    ……

    赵路东还没有完全清醒,来不及回忆种种过往,但这种略带着迷蒙的思绪,让他有种跨越时空的浑然之感。他想起儿时居住的大院,院子里有小孩打闹,院门口有一家大众浴池,一家小按摩房,一家五金店……

    再往外是一片小树林,林子里种着桑葚树,每到成熟的季节,就有小孩子去摘。后来市政管理严格了,围上了栅栏,开始往树上打药,就没有人再敢去偷吃了。

    他还记得刚知道这件事的时候,某个正在上小学的人用脆生生的大嗓门在院里发表演说。

    “大人可真抠啊!”

    如今,他们也成大人了,不仅嗓音发生了变化,还有外貌,长相,整个人。

    人……

    赵路东顿了顿,人变了吗?

    女人的声音带着清晨独有的轻盈和慵懒,让人思绪翩翩。

    胡绫唱完,萱子听得入神,没给反馈,她不满道:“干嘛呢,鼓掌啊!”

    “哦哦!太好听了!”萱子连忙拍手。

    人……好像变得不多。

    赵路东不自觉想笑,又怕出声打扰到她们,迅速抿起了嘴,悄然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