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3章 第十三章

第13章 第十三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胡绫身上冷汗直流,声音颤抖地说:“你……你再说一遍?”

    萱子:“前台账号里的钱都被转走啦!”

    胡绫一阵眩晕后,努力使自己冷静下来。

    不可能的,她根本没有告诉过小龙网银密码,而且这张卡是有特殊用途的,卡主还是赵婉苑,转账必须经过她的手机验证,非常麻烦。胡绫平时使用都是取现金,不可能无声无息就把钱转走了。

    她问萱子:“你再仔细看看呢。”

    萱子:“你是不是当我傻,我都看了好几遍了,你不信就自己回来看!”

    现在是月末,正好是赵路东准备给兄弟们发福利的时间。

    whyx有不少常驻人口,都是赵路东养的偏门游戏玩家,每个月都会发点低保,偶尔还资助他们去比赛。像星际、war3、格斗游戏、卡牌类……之前胡绫曾见到一名快四十岁的扫雷选手,也跟赵路东叫哥。

    赵路东在whyx一直是一副带头大哥的姿态,对手下的兄弟从不吝啬,他欣赏的人如果有需要的话,他多多少少都会提供点帮助,一般都是月底发放。

    这个账号就是专门做这个的,每月二十几号,赵路东会从总账上分一点钱到这个号上,然后胡绫根据他的要求,取现金分给他的兄弟们。

    赵路东刚刚打完钱,现在账号里差不多有将近四万。

    她手掌发抖,挂了萱子电话马上联系小龙。

    电话能打通,但没人接。

    胡绫急得满头大汗,回到包房,拿了包就要走。

    赵路东正准备跟阿津玩骰子,见胡绫一头虚汗,奇怪道:“你怎么了?”胡绫强自镇定道:“没事,我有点急事,先走一步。”她还幻想着能在赵路东发现前找到小龙,把事情解决。

    胡绫赶回网吧,前台没人,萱子已经进屋直播了。

    萱子在店里有个自己的小包间,装饰得少女心满满,是专门给她直播用的。

    胡绫贴着门口听,萱子正在唱歌。

    她再次回到前台,检查账号,果然一分钱都没了。不仅是账户里的,她翻了翻收银机,里面的毛票子都没了。

    胡绫盯着屏幕看了一会,脑海中浮现出小龙最后一次冲她笑的表情,感觉有人扇了她一巴掌似的。

    网上银行记录里并没有显示转账信息,是一笔钱直接提款提走了,胡绫觉得匪夷所思。她马上打电话报警,没一会警察来了,询问了一下经过,问:“有他的个人信息吗?”

    “有,他身份证还存在我这的!”胡绫连忙拿出来给警察。

    警察看了看,说:“这身份证是假的。”

    胡绫惊道:“什么?”

    警察拿出个验证机给她演示:“你看,这是没磁的,过不了机器。”

    胡绫愣住,警察又说:“这种高仿证件不好防备,只要不刷机就露不了馅。一般找工作,租房什么的用着根本发现不了。”

    胡绫不自觉地抠了抠手,特别用力,但完全感觉不到疼。

    警察说:“你这有监控吧?”

    胡绫:“有!”

    他们调出监控录像,发现小龙似乎有意避开摄像头,没怎么照到正脸。时间回溯到前天下午,大概三点左右,胡绫起身去洗手间,小龙偷偷翻了她的包。从里面拿了一样东西,背对着摄像头做了些什么,然后又放回原位。

    “银行卡在你这吗?”警察问。

    “在。”胡绫拿出银行卡,警察看了,皱眉道:“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用磁条卡?这是被复制盗刷了啊。”警察又把监控往前拉,更早一些的时候,胡绫有一次把各种卡全拿出来,放了一排,小龙刚好在旁边。警察暂停,问道:“这是在干什么?”

    胡绫:“我……我在整理卡包……”

    她记得那时候她刚教会小龙使用软件,活全推出去,自己在那找美甲店的会员卡……

    胡绫已经快被自己蠢哭了。

    警察:“他应该就是这个时候看见了磁条卡,起了贼心。”顿了顿,又在那琢磨。“不过他是怎么知道密码的呢?你用这张卡刷他的pos机没有?”

    胡绫:“没有。”

    警察在电脑上鼓捣了一会,忽然问:“你在电脑里输入过密码吗?”

    胡绫回忆了一下,说:“输入过,账号是同一个……”

    警察说:“那应该是对上了,他大概率是往这电脑里种病毒了,等会你们系统重新做一下吧,以防万一。”

    警察又问了几个问题,记录在册,说让胡绫等消息,然后便走了。

    胡绫实在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她拿着手机到外面大街上,一边毫无意义地沿街寻找,一边不停给小龙打电话。

    车水马龙,夜风瑟瑟。

    不知道走了多远,胡绫累得腿脚发软,脸色惨白站在路边。她两手抓着脖颈,深深呼吸,感觉吸进肺腑的空气都是苦的。

    这才轻松了多久,这么快就忘了之前的日子。她近一个月来满脑子都是乱七八糟的闲事,心思根本没在工作上。

    她要怎么跟赵路东解释?

    孙若巧说的对,人一贪心一定会吃大亏。

    手机响了,胡绫抱着万分之一的希望期盼小龙良心发现。

    很可惜不是,胡绫看着屏幕上赵路东三个字,颤颤地点了接通。

    “老板……”

    赵路东:“我都知道了。”

    胡绫声线都是气音。

    “对不起,我……”

    赵路东:“行了,你先——”

    他话没说完,胡绫手机没电了。

    心理作用作祟,她总觉得赵路东的声音听着没有往常精神,气压有些低,这让胡绫又怕又悔。她知道赵路东不是富二代,他从小没有爸爸,跟母亲相依为命,白手起家能把生意做成这样不容易。

    胡绫越想越难受,陷入强烈的自我厌恶,猛地扇了自己一耳光。

    打完之后,两腿一软坐在了马路边,身体被掏空了一样,脑袋也沉沉的。

    不知过了多久,后背被人拍了一下,一个中年男子弯下腰,担心地问她:“小姑娘,你没事吧?”

    胡绫头晕目眩,回头看他。

    男人的手搭在她的肩膀上,轻轻往前摸。

    “我带你去医院吧。”

    他的某些神情,让胡绫想起了前单位的张科长。

    她说:“滚。”

    男人不满道:“我好心帮你,你怎么还骂人呢?”

    胡绫站起身。

    “我骂你又怎么样?”

    男人:“你再骂一句试试!”

    胡绫平日不是没事找事的人,但今天,她想法不一样了。她盯着这男人,说:“狗东西。”

    男人:“小心我打你!”

    胡绫笑了:“今天你不打我你全家不得好死。”

    可能是她那眼神太凶狠了,这男人看着看着竟然有点怂了,“你有病吧!”胡绫朝着他走,指着自己。“你打啊,来啊!你——”

    男人连退几步,不如胡绫上前得快,他抬手要给她推开。后面传来匆忙的脚步声,来人从后面一把将那男人拽回去。

    男人摔了个屁墩,怒道:“谁啊你!”

    赵路东跑的满头汗,衣服都湿透了,黑色衬衫紧紧贴在躯体上。他也不说话,就站那盯着他看,男人吐沫横飞:“艹!大晚上的全他妈神经病!”爬起来,骂骂咧咧走掉了。

    赵路东转向胡绫,问她:“你干什么?”

    胡绫不说话。

    赵路东:“我长这么大,还第一次见到主动给人打的。”他说完,没一会功夫反应过来了。“……你他妈该不是想碰瓷吧?”

    胡绫依旧沉默。

    其实他说对了,她刚才还真是有那个想法。

    来钱快。

    赵路东深吸一口气,难以置信地原地转了半圈,瞪着她道:“胡绫,你是不是疯了!”自夏天见面以来,这是他第一次跟胡绫发火。“你是个女生!你懂不懂什么叫危险?你万一真有点什么事我怎么跟你爸妈解释?你分不分事大事小?”

    胡绫脸色发白,头发因为汗水浸透,一缕一缕挂在额前。赵路东喷了一通,看她这样子,再凶的话也说不出口了。他点了根烟平复情绪,跟她说:“老胡你记着,不管什么时候,钱永远比人重要。”

    “……”

    三秒后。

    “不是!艹!”他使劲抓抓头发。“老子真他妈被你气迷糊了!人永远比钱重要!”

    他拉着胡绫胳膊,几乎是给她拖到车上,一上车就掏手机打电话:“告诉他们已经找着了,都回去吧。”

    他载着女鬼一样的胡绫回到网吧。路上,他对胡绫说:“这事我也有责任,我懒得办新卡,一直用我妈的旧卡才被盗刷了,你别想了。”

    胡绫低着头不说话。

    一进门,阿津被胡绫的造型吓一跳,小声对正在补水的赵路东说:“不知道的还以为孩子被拐了。”

    赵路东一口气灌了一整瓶矿泉水,摆摆手,让他别再说了。

    胡绫坐了半个小时左右,渐渐找回魂魄。

    这期间,赵路东就在她对面看着她,见她抬起眼了,他才把阿津叫过来整理柜台。

    “我一个人就够了。”阿津跟胡绫说,“这人也是个棒槌,不识货,前台这电脑配置仅次于东哥办公室的,也没上锁,这主机算下来也不止三万。”

    一台电脑竟然这么贵,胡绫又开始后怕起来。

    阿津见胡绫一脸忧郁,说:“别太放心上了,没事。”

    赵路东已经不见踪影,胡绫低声说:“……会开除我吗?”

    阿津笑道:“不会的,你不是他老朋友嘛。而且我们吧本来女孩就少,之前面试了几个东哥都没给过。”

    胡绫:“之前……有面过吗?”

    阿津:“当然,东哥这人你别看平时什么都无所谓,其实看人很准。”他把烟掐灭,“不是什么人都能跟我们做兄弟的。”

    当晚,胡绫失眠了。

    她到家已经四点多了,只睡了不到两个小时就爬起来了。一大早赶去whyx,赵路东没有起床,胡绫看看时间,决定等一会。

    她把赵路东的作息记得很清楚,早上七点半到八点,他会起来上个厕所,然后再睡个昏天黑地的回笼觉。

    果然,五分钟后,赵路东出来了。

    “老板……”

    赵路东没听到,闭着眼往厕所走,仿佛梦游。

    胡绫鼓起勇气:“东哥!”

    赵路东终于驻步,他像上锈的发条一样缓缓转过头,眼睛启开一条缝,声音嘶哑。

    “……你叫我什么?”

    胡绫低着头,把手里的早餐袋递给他,小笼包隔着袋子透着香味。赵路东看着包子,说:“行啊,俩包子,一个抵两万呗?”

    胡绫臊红了脸:“不是,丢的钱……你从我工资里扣吧。小龙是我招的,我负全责,他偷走多少钱,全从我那扣。”

    赵路东:“那你要白干四个月了。”

    胡绫:“好。”

    赵路东看着她低眉顺目的样子,片刻后,忽然咧嘴一笑:“我现在倒觉得这件事不完全是坏事了。”他伸手指着她,“胡仙女,你现在已经永远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记着,以后老子说什么,就是什么。”

    天降巨石,哐哐砸头。

    胡绫觉得自己被压到一米四了。

    理亏,腰板也挺不直。

    赵路东:“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记账的工作?”

    胡绫像个古代小丫鬟,恭敬道:“您放心,我晚上会抽空教萱子录账的,她学不会我就加班自己做。”

    赵路东满意地点点头,拎着包子回屋了。

    看着关上的房门,胡绫渐渐松了口气,脱力地蹲了下去。

    谢天谢地,他好像也没有太过生气……

    白天上班,看着空荡荡的收银机,胡绫的心也哇凉哇凉的。下午估摸萱子快起床了,她给她发微信,问她晚上要不要学录账。

    傍晚时分才收到回信,萱大小姐发来五个字。

    “等我有空吧。”

    胡绫握着手机,心想真是风水轮流转,当年nico给她捧到金字塔的尖尖上,现在小龙又给她拉到食物链的最底端了。

    晚上八点半,萱子施施然驾到。

    萱子晚上做直播,夜场女主播的风格基本都是浓妆艳抹。

    胡绫跟萱子的第一次见面很不愉快,胡绫记着她们俩就谁腿长的问题在众吧友注目下较量了一番。

    胡绫凭着自己的牙尖嘴利胜了一筹。

    等等……

    让她想想……

    她是不是还怼过萱子“你敢卸妆吗”这么恐怖的话来着……

    “哼!”萱子走到前台,赏给胡绫一个鼻孔。“我先直播,晚点再说吧。”

    胡绫说:“好,我今晚值班,等你有空来就好了。”

    萱子扭进屋了。

    胡绫闭上眼睛,靠到椅子里,长长叹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