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2章 第十二章

第12章 第十二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胡绫的面试在第二天下午进行。

    来应聘的这人很年轻,只有十九岁,小伙子比较自来熟,见面就跟胡绫叫姐。

    “姐,叫我小龙就行。”

    胡绫不动声色打量他,中等身高,瘦巴拉几,黑眼圈浓重,衣着打扮土里土气。

    别的放一边,他这整体气质跟whyx倒是般配。

    胡绫问:“你简历呢?”

    “还要简历?”小龙惊讶道,“不就是网管吗?我干过,机器我也会修,硬件软件都可以。”

    胡绫纠正他:“不是网管,是会计,财务懂不懂?”

    小龙眨眨眼:“财务?管钱的?懂!”

    胡绫:“……”

    怎么感觉有点不靠谱呢。

    不巧的是这关键时刻赵路东和阿津都出门了,店里一个能管事的都没有。胡绫看向角落里安静玩游戏的白明皓,肯定问了也白问。

    “姐,犹豫什么呢?”小龙笑着说,“你是老板娘吗?”

    胡绫当时一个寒噤。

    “当然不是!”

    小龙哦了一声:“姐你真漂亮。”

    胡绫:“别说没用的,你学软件快吗?”

    小龙自信道:“没有我学不会的软件!”

    “数学怎么样?”

    “数学?”小龙顿了顿,“呃……这也没个参照啊。不就是记账吗,您放心,这点数我还是能算明白的。”

    胡绫最后问:“能上晚班吗?”

    小龙指着自己的黑眼圈:“姐,我专业的。”

    面试过程似乎比较顺利,胡绫教了小龙账本录入方法,惊喜发现他没有吹牛,学得果然超快,不到两个小时就全部掌握了。

    胡绫感觉自己最近被伤得千疮百孔的心得到了慰藉。

    “你先实习几天,看看效果。”

    小龙说:“没问题。”

    胡绫有些兴奋,迫不及待想要赵路东看她的招聘成果。

    傍晚的时候赵路东和阿津上货归来,一身臭汗,赵路东回楼上冲了个澡,出来的时候胡绫把小龙引荐给他。

    小龙鞠躬:“哥。”

    赵路东头上搭着毛巾,瞥他一眼,对胡绫说:“nico要回来了,我打算帮他们办个庆功会,你来吗?”

    胡绫一愣。

    “庆功会?”

    赵路东说:“对,他们这次成绩这么好,应该庆祝一下。而且理工大学的学生是我们店的常客,他们电竞社一半的人都在这训练过,我们也算半个东家。”

    胡绫沉思片刻,小声问:“……那个谁,去吗?”

    赵路东明知故问:“谁啊?”

    胡绫阴着脸:“你说谁?”

    赵路东笑道:“当然去,人家现在可是女主角。怎么着,你怕啊?”

    “谁怕?”

    “好,那我算你一个了。”

    说完急匆匆又走了,胡绫回过神才发现他把小龙晾一边了,她抱歉道:“我们老板就这样,最近有点忙,过一阵就好了。”

    小龙表示没关系。

    赵路东雷厉风行,闪电速度订好了附近一家ktv大包房,聚会时间定在两天后的晚上。

    小龙新上岗,表现欲望强烈,各种活大包大揽。胡绫好不容易空闲,把自己进行了一次深度升级,美容美甲,护理头发,还挤出时间去了趟商场。

    自从知道家里债台高筑,胡绫极力克制花钱欲望,基本都是网购,很少到实体店买衣服。这次她一咬牙花了一千多买了条深紫色长裙,特别衬身材。

    导购员在旁边称赞:“这件衣服可不是谁都能穿出效果的。”

    胡绫心说那当然。

    她拎着战袍气势如虹回家了。

    到家时气氛不太好,胡谦在茶几旁叹气,孙若巧在旁削土豆。她过去问怎么了,胡谦说今天要账又失败了。

    胡绫淡定如常,早就习惯了,孙若巧也说:“失败就失败呗,别生气,气出毛病就坏了。”

    胡谦又一声长叹,匀了口酒,难过道:“你们母女俩跟着我真是受苦了……”可惜电视上在播的欢乐斗地主比赛把这话中的凄凉感削弱许多。

    孙若巧道:“你可别这么说,我从来没这么觉得,有钱没钱都有苦头吃。”

    胡绫去桌边倒水喝。

    孙若巧悠闲道:“你看那小赵,年纪轻轻就成寡妇了,当时院里人都说她太苦,撑不住,结果人家这么多年不也自己拉扯出来一个大儿子。”她端着土豆去厨房做饭,“日子怎么都能过,人得学会知足,贪要出事的。”

    胡绫忽然呛了口水,猛咳了两声。

    孙若巧像只警觉的猫,瞬间回头。

    “这么大人了喝个水都喝不明白!每次都让你慢点喝,就不听!”

    胡绫默默回到房间。

    装着长裙的袋子放在脚边,胡绫忍不住想……她这算贪吗?

    她倒是没想打扮得惊为天人,艳压群芳,她就是不想在那对“新人”面前丢脸。

    胡绫叹气,一头栽倒在床上。

    孙若巧在屋外喊:“闺女!炒土豆丝要什么味道的!”

    胡绫大喊:“酸的——!”

    吃完晚饭,胡绫回到商场,顶着售货员的黑脸把裙子给退了。聚会当天她就穿了最普通的衬衫和牛仔裤,连妆都没化,涂完水乳上了一层气垫就出门了。

    不能臭美,连聚会都变得无聊了,她松散地走在路上,在ktv门口碰到赵路东。

    见他的瞬间,胡绫眼前一亮。

    赵路东只是把平时软踏踏的体恤换成了黑色的立领衬衫,衣摆掖进休闲款的西服裤里,头发也整理了一下,瞬间像换了一个人。矫健利落,棱角分明,比平日精神多了。

    好家伙,果然是人靠衣装,胡绫有点后悔自己装扮得过于朴素了。

    赵路东火上浇油:“你怎么穿的像个超市导购一样。”

    胡绫:“……”

    无力回敬,胡绫闷着头往里面走,赵路东走在她身边。“我还以为你今天准备挫挫女主角的威风呢?”

    胡绫冷冷道:“我是个成熟女人,不会跟小孩子计较。”

    今晚包的厅至少能装三十人,相当开阔华丽。

    胡绫和赵路东到的时候nico他们已经在了,小园正在唱歌。她今天又穿了小lo裙,还是走的清新甜美风,粉嫩白皙,小仙女下凡。nico坐在她身后的沙发里,阿津他们也在,围在一堆喝酒打牌。

    他们一边玩一边讨论比赛,瘦猴激动地说:“要不是我盲仔那波无敌绕后,咱们四强赛就完蛋了!”

    旁边的人说:“就你那个摸眼速度,也就是对面菜,要不能给你开到团?”

    瘦猴捶桌子:“苦练!明年一定要拿冠军!”

    赵路东拍手鼓励:“没错,就是这个劲头。”

    众人回头,瘦猴打招呼:“东哥!”

    nico也看过来,胡绫冲他笑了笑。

    小园还在唱歌,一首欢快的日语曲子,nico冲她招招手,胡绫走过去,坐到他身旁。

    相对无言。

    实话实话,是真的有点尴尬。

    胡绫勉强找话道:“那个……恭喜你啊。”

    nico说:“哪件事啊?”

    胡绫停顿,看向小园欢乐的背影,说:“都是。”

    然后两人又静下来了。

    小园一首曲子唱完,胡绫考虑着要不要给正牌女友让位子,没想到小园头也不回,马上开始唱下一首。

    “其实我知道。”nico忽然说。

    胡绫:“什么?”

    nico:“是东哥和白爷在拦我。”他笑了笑,“后面就太明显了,莫名其妙上路转中路,专门整你,排一边就瞎玩,排对面就他妈猛得一逼,怎么想都奇怪吧。而且他只用国服第一次封测出的中单英雄,据我所知白明皓只在lol刚出来的时候玩过一阵。”

    胡绫低声道:“……你没生气吧。”

    nico说:“没,就是有点伤自尊,是你找他们帮忙的?”

    胡绫没说话。

    nico双手叠在脑后,靠在沙发里。“我本来以为能赢他的,是我自己水平不够,技不如人,没什么好说的。不过也幸亏练了一阵,后面比赛打得很顺利。”

    胡绫说:“我在直播里看到你了,很上镜。”

    nico有点骄傲地扯扯嘴角。

    “那当然!”

    胡绫以年龄优势,端出最豁达的神态,笑着说:“你跟小园蛮配的,好好处吧。”她一拍nico的后背,起身离开。

    好像还不错,挺洒脱的。

    小园这首歌唱完,回到nico身边,她仔细看他的表情,轻声问:“聊完了?”

    nico点点头,小园连唱了好几首歌,嗓子有些哑,擦了擦额头的汗。

    nico拿了瓶水拧开给她。

    “歇会吧。”

    小园拿着水,乖巧地点头。

    胡绫迎着赵路东一脸调侃的表情走过去,在他张嘴前凉丝丝地盯他一眼,赵路东抿抿嘴,把话都咽下去了。

    这场庆功会开得很热闹。

    唱歌的唱歌,喝酒的喝酒,游戏的游戏。

    后半程几个男生凑在一起打手游,瘦猴凑过去看,忽然大骂一声:“狗叛徒!”他酒喝多了,满眼血红,一字一顿怒吼。“身为艾欧尼亚的战士!怎么能玩王者荣耀这种弱智手游!你大学白念了!”

    玩手游的兄弟惊了:“我他妈玩个游戏,跟念大学有什么关系?脑残吧你!”

    瘦猴发了会狂,掏出手机。

    “带我一个,我娜可露露小国服……”

    包间里很吵,前面有人在唱歌,后面有人开黑。

    赵路东拿起桌上的一颗花生,随手扔向角落里玩牌的人,正好砸到一人的后脑勺。那人回头,因为输了太多次,他脸颊通红,头上全是汗。

    “东哥你干嘛啊!”

    赵路东笑骂道:“别玩了,你跟他打牌,不怕把裤衩输没吗?”

    坐在里面发牌的白明皓瞥来细长的眸子。

    “滚啊,别拆我台。”

    胡绫咬着酒瓶,余光一直瞥向赵路东。

    赵路东有所察觉,淡着脸问:“看什么?”

    胡绫觉得自己真的是酒精上头了,竟然不由自主地夸了他一句:“你穿黑衣服蛮帅的。”

    赵路东瓜子嗑一半,停下了。

    “想不到你还挺会选衣服的。”

    “……”

    “你那什么表情,别人夸你就不能说声谢谢吗?”

    赵路东移开视线。

    “呿。”胡绫低头玩手机。

    喧闹的环境里,赵路东脑子转的有点慢。

    多少年,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来着……

    他皱着眉回忆。

    五年?

    十年?

    不止,得有十三四年了吧……

    他小的时候,赵婉苑在服装批发市场工作,有很多卖不出去的库存衣服会拿回家给他穿,大部分都是五颜六色的童装。赵路东对衣服没什么看法,随手拿来什么就穿什么,翠绿上衣配红裤子他都穿的出去。好多次被别人笑话,他也无所谓。

    后来有一天,他从游戏厅回来的路上碰到了某人,他们双方都跟自己朋友一起走,错身而过之际,她忽然站住脚步,瞪着他说:“不行了!我忍你太久了!你告诉我穿的这是什么!你是鹦鹉吗!”

    路上的人笑出声,一直以来都不在意这些事的赵路东,第一次脸红了。

    “不会选衣服就挑黑的!别乱穿行吗?”

    第二天出门,赵路东打开衣柜,拨开上面的花花绿绿,挑了一件黑衬衫出来。

    ……如今,她居然评价他很会选衣服。

    赵路东鼻腔发出不明所以的一声。

    真特么讽刺。

    胡绫手机响了,她看着来电显示的人名,甚为惊讶。

    竟然是萱子。

    萱子跟胡绫从第一天见面就不对付,好在两人的上班时间有时差,每天只有晚上交接班的时候才会见面。

    胡绫去走廊接电话,刚一接通,还没来得及喂,萱子就叫了起来:“你招的这是什么人啊,柜台的钱都被他转走了!”

    之前胡谦的工厂就因被财务把钱卷走,从此一蹶不振,所以胡绫听到萱子的话,惊弓之鸟一般,脑袋嗡一下炸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