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1章 第十一章

第11章 第十一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胡绫沿着医院外的小路漫无目的地游荡。

    赵路东:“车在后面呢,不坐了?”

    地面树影斑驳,像水下金鱼的鳞片。

    胡绫闻若未闻,怅然若失。

    有时候人就是这么奇怪,犹豫不决的时候想什么都是坏的,而错过了,想的又都是好的。

    胡绫这小伤感一起来,越来越沉浸,没注意身后跟着的人。走入更寂静的小巷,后面的脚步才隐隐清晰起来。

    胡绫回头,赵路东也缓缓停下,站在距离她十米远的地方。

    胡绫没好气地说:“干嘛跟着我?”

    赵路东:“走路都不看道,我怕你掉河里。”

    胡绫说:“再跟我我就报警说你尾随!”

    赵路东冷笑:“你看看你这张脸,我尾随你不如尾随鬼。”

    胡绫犹疑地掏出手机,打开一看,给自己吓到了。

    本来前置摄像头效果已经够惨烈了,加上她惆怅期间眼睛湿了一阵,妆容也花了,简直双重暴击。

    她莫名有点脸红,转过身。“看什么看,别看了。”

    她从包里翻出湿巾站路边擦脸。

    赵路东说:“走吧,我知道这附近有家不错的店,吃完午饭回去上班了。”

    胡绫说:“我不饿。”

    赵路东拉着嗓音:“我饿,行吗?”

    他先一步走了,胡绫懒得跟他拉扯,黑着脸跟在后面。

    十来分钟后,胡绫站在一家破败的店铺门口。

    “这就是你说的‘不错的店’?”

    此店规模甚小,挤在一个居民区的内部,连牌子都没有,外面都看不出是卖什么的。

    赵路东:“哪这么多事儿呢你。”

    他推开店门,一股甜腻的香味瞬间飘出来。

    胡绫有些好奇地探头看。

    她一直以为像赵路东这种人选饭店,应该不是烧烤就是麻小之类的重口味路边餐饮,她万万没想到他竟然带她来了一家甜品店。

    他还有这癖好?

    这甜品店看起来非常私人化,外部看不出来,里面干净整洁,装修也很有品位。

    “这店24小时营业,晚上萱子他们经常叫外卖。”赵路东敲了敲柜台,“老板。”里面正在做蛋糕的一位三十几岁的男人走出来。赵路东随手指了上面三四个店长推荐的小西点,“麻烦一样拿一个。”

    蛋糕摆了一盘放桌上,散发着香甜的气味,糕点精致小巧,每块造型都非常可爱。

    胡绫拿叉子戳了一块,入口即化,奶质精良。

    她连吃了两块蛋糕,不得不说,有种被治愈的感觉。一抬头,看见对面的赵路东——手臂一抱,翘着二郎腿,斜着身,歪着脑,缩着脖,窝在椅子里。

    “……”

    怎么说呢,跟这人在一起,就别想要什么氛围感。

    这是他出门在外的标准坐姿。胡绫见过不少男生翘二郎腿都蛮有气质的,斯文清冷者有之,张扬炫酷者亦有之。

    就赵路东,跟他妈冤种似的。

    他面前的蛋糕一口没动。

    胡绫说:“你不吃吗?”

    赵路东:“你吃你的。”

    胡绫:“你刚不是还说饿了吗?”

    赵路东象征性扎了一块放嘴里。

    “行了吧,吃吧。”

    胡绫终于看出来赵路东不喜欢甜食了,又说:“你不爱吃来这干嘛啊?”

    赵路东:“让你吃啊,萱子说她每次心情不好的时候吃他家蛋糕就好了。”胡绫听了这话,心里刚冒出那么一丢丢小感动,赵老板又接着说了。“我这不是看你被甩了吗,帮你平复平复,万一你想不开,我还得给你跑工伤险。”

    胡绫一叉子就捅过去了。

    “哎!”赵路东赶紧闪避。“这挺尖的呢,别闹啊!”

    胡绫瞪着他。

    “你话说清楚,谁被甩了?是我没有同意他!”

    “行行行,你快吃。”

    胡绫一口干了咖啡。

    其实她心里也明白,赵路东带她来这就是想安慰她,可他这张破嘴,话就不能好好说。

    想着想着,胡绫叉蛋糕的速度放慢了。

    “算了,赵路东。”

    他将百无聊赖的视线移了过来。

    两人对视三秒,胡绫轻轻一叹,说:“我不跟你计较了,我原谅你了。”

    “……?”

    她这一副大赦天下的口吻,赵路东以为自己听错了。

    “请你再说一遍?”

    胡绫:“我原谅你了。”

    赵路东:“你原谅我什么啊?你还没给老子道歉呢,反而来原谅我了?”

    胡绫不解:“我为什么要道歉?”

    赵路东静了两秒,将左边半袖撸到肩膀上。

    他的手臂很长,胳膊围度刚刚好,有肌肉,又不至于像那些健身狂人那样过于死板,是相当舒服的视觉效果。

    赵路东:“看到了吧?”

    胡绫淡淡道:“虚啊,赵路东。”

    赵路东:“?”

    胡绫说:“气血不足吧你?不然我随便拍一下,怎么可能留这么明显的红印。”

    赵路东轻轻挑眉。

    “……随便拍一下?”他下颌一抬,长臂伸出。胡绫来不及躲,右手手腕被他拽住。“你干什么!”赵路东手掌细长,没想到力气大得惊人,他把她手掌拉过来,翻开朝上,看清什么之后,咬牙道:“果然是断掌!”

    胡绫挣扎道:“谁让你拉我!放开!”

    她挣脱不开,一气之下用脚狠狠踩过去,赵路东又一声闷吼,松开了手。

    其实胡绫刚下脚就后悔了,她今天穿的是小细跟凉鞋,而赵路东还是人字拖……无奈已经收不住了。

    她这脚直接踩在了皮肉上,还在脚背上打了下滑。

    眼见着赵路东脸色涨红,额头渗汗。胡绫最后吃了口蛋糕,含糊道:“我回去上班了,要迟到了,账还没录完呢。”嗖一下走了。

    下午上班,赵路东一瘸一拐回到店里,阿津问他怎么了,他冷着脸说磕电线杆上了。

    胡绫认真录账,赵路东走过去,她茫然抬头:“怎么了老板?”

    赵路东阴森地笑着:“没怎么,给我泡碗泡面。”

    阿津说:“我也要。”

    胡绫泡了两碗面,偷偷给赵路东的多加了一根烤肠。

    斗殴风波结束,nico重返校队。

    一周后高校联赛开始,nico带着理工大学的队伍一路高歌猛进,杀入八强,创历史最好成绩。

    四强赛是线下赛,在s市,主办方支付了机票和酒店费用,赛事在游戏视频平台全程直播。

    nico四强赛的对手是某省体育学院,队员均高大健壮,开场前列队的时候,平均身高压了理工大学一个头。

    直播有弹幕,里面都在吐槽理工大学,胡绫冷笑,在弹幕里打字——高有什么用,架不住丑啊。

    好在群众眼睛也是雪亮的,在主持人介绍队员的时候,轮到nico,弹幕里先是一停,然后刷出去一排排的问号。

    “这小子有点帅啊……”

    “粉毛?这么嚣张?”

    “他很强,是理工大学的主力。”

    “帅帅帅帅帅帅!”

    nico的长相属于精细的那款,尤其不笑的时候,脸部轮廓小巧精致,特别上镜。

    这场比赛nico用了维鲁斯。

    这英雄真是让胡绫百感交集。

    比赛全程她都很紧张,手心冒汗。赵路东他们则轻松多了,白明皓更是只看了十分钟,就留了一句“赢了”,回去玩游戏了。

    比赛从一开始就呈现一面倒的态势,瘦猴主抓下路,帮nico和冷雨建立优势,一血一塔都是nico拿下的,从头领先到尾。

    最后一波团战nico拿到了4杀。

    弹幕一致6666,还吐槽他运气不好,没拿到五杀。胡绫看冷雨的神态,感觉八成是他故意抢的。

    比赛结束,胡绫掏出手机准备发消息祝贺,忽见镜头里出现一个女孩。小园激动地在台下高举理工大学的应援牌,喊着nico的名字。她今天穿了一身漂亮的lo裙,笑容阳光灿烂。

    满屏都透着青春的气息。

    弹幕里又一次爆炸了。

    “这妹子不错啊!”

    “可爱。”

    “哈哈,体院就是输在没有萌妹。”

    “这是粉毛的女朋友吗?”

    看着最后一个问题,胡绫的消息没发出去。

    赛后采访的时候,小园作为理工大学的领队也被叫去了,主持人打趣问她是哪位队员的家属,小园面对镜头神态含羞。

    “不是……”

    nico瞥向一旁。

    弹幕里一群火眼金睛,又是一顿刷,说小园绝壁跟粉毛是一对,妹子倒追,这俩看着最般配。

    “就你们眼尖!”胡绫忍不住喷一句。

    “你离显示屏远点。”赵路东站在她身后道,“别把我屏幕腐蚀了。”

    胡绫听出他在损她酸,哼了一声,扭过头,赌气一样在弹幕里发言:“一点都不般配好吧!”可惜被淹没于滚滚洪流之中。

    赵路东冷笑一声,走了。

    胡绫又坐了几分钟,也觉得自己这行为过于无聊了。她起身回前台,电脑里显示着账务信息,她想起什么,对赵路东说:“老板,雇个会计吧。”

    赵路东:“怎么,情场不顺工作也不想干了?”

    胡绫:“一码归一码,我自己的部分做得好好的。但白天和晚上的账你得分开,对都对不上,每天早上来都要重新录一遍。”

    赵路东停顿,喃喃道:“萱子的确不太擅长记账……”

    胡绫:“你这晚班不是好几个人吗?”

    赵路东:“都不适合动脑。”

    胡绫:“那你想想办法吧,我们店里账本乱七八糟,库存也对不上,之前的记账凭证里分录写的也都是错的。”

    赵路东想了想,跟她商量着说:“要不这样,你把晚上部分也做了,我给你加工资。”

    胡绫:“让我三班倒?想累死我吗?”

    赵路东:“那你抽空教教萱子?”

    胡绫冷笑:“那怕是比全做了还累。”

    赵路东无言。

    其实胡绫也不是不能全干,这里的工作强度跟之前在事业单位比完全是小巫见大巫。但她最近因为nico和小园的事有点堵,赵路东又总喜欢拿这事嘲讽她,她就更堵了,她必须得找机会杠他几次才行。

    顶到他无话可说,她心里就能舒坦点。

    赵路东最后妥协:“你想找就找吧。”

    胡绫下午就把招聘信息挂出去了。

    又过了两天,高校联赛半决赛开始。

    半决赛分组,理工大学不幸跟海口某著名院校分一起了。这所学校是lol高校联赛的决赛常客,拿了n界冠军,以至于外界一直传言他们有电竞特招生。

    比赛结果不出所料,老牌强队经验老道,理工大学惜败。

    直播里仍然有小园的镜头,nico他们输了比赛,小园的神色虽然有些遗憾,但并没有十分难过。

    胡绫身为女人,一看她望向nico的表情,什么都懂了。

    果然,赛后瘦猴从前方传来一手八卦,小园跟nico正式表白,nico也同意了。

    消息传开,whyx的众人条件反射瞄向胡绫,胡绫当然不会折损自己的颜面,面带微笑,一切如常。

    她看向赵路东。

    “老板,之前的招聘信息发出去,有人来应聘,您要面试吗?”

    赵路东缓缓摇头。

    “好,那我去看了。”胡绫挎上包,昂首挺胸出去打电话。

    赵路东点了一支烟,剩下屋里一群人面面相觑,阿津淡淡吐了一个字:

    “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