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中文 > 无何有乡 > 第10章 第十章

第10章 第十章

 热门推荐:无何有乡 妾宝
    nico和瘦猴都是理工大学lol校队成员,nico是首发里唯一一个大一新生。

    据说nico一进校门就去找校队踢馆了,当时校队的队长正好是ad位,一个大四的学长,被nico用七八个ad英雄叫板solo,一场没赢。

    后来这位老队长自动让位,退居二线了。

    瘦猴说:“其实也就是几个月前的事,队长让位的时候队里有人不同意,但队长说以实力优先。队长打了三次高校联赛,最好成绩只是十六强。他很想拿个证书,给电竞社的后辈留个纪念。”说着说着,瘦猴长叹一声。“本来前不久看nico在宿舍里疯狂训练,成绩上来不少,队长还很欣慰,以为这届有戏呢。结果马上开赛了他说不打就不打了。”

    胡绫在吧台里低头算账,一言不发。whyx人手稀缺,她除了前台以外有时还要兼顾记账的工作。

    瘦猴担忧道:“冷雨还说要收拾nico,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赵路东问:“冷雨是你们队的辅助?”

    瘦猴:“对,他跟队长搭档了三年,队长退了之后他开始辅助nico,本来就不太情愿,现在还来这一出。冷雨这人性格爆得很,唉……”

    瘦猴通报完消息就走了。

    “来脾气了,哥。”阿津跨坐在椅子上说,“你不知道,现在这小孩一个个都可有主意了,那劲儿上来谁也不好使。”

    赵路东呵了一声。

    阿津扭头冲白明皓说:“白爷,你是不是下手太狠了?”

    白明皓从冷饮机里拿了瓶矿泉水,轻声说:“没使全力。”

    阿津:“哎哟!”他还想调侃几句,忽然看见什么,顿一顿,冲赵路东使眼神。赵路东回头,胡绫低头坐在前台里,一只手挡住自己的前额,好像在记账。她两侧长发垂下,挡住了面部,看不到脸,但从她偶尔拿来纸巾悄悄擦拭的动作不难分析出,这是哭了。

    赵路东拨拨手,阿津和白明皓也走了。

    他来到前台,手臂搭在桌柜上。

    “怎么了?”

    胡绫摇头。

    赵路东:“这事跟你没关系。”

    她这次连摇头的反馈都没给,似乎是不太认同这句话。

    “nico那边我去处理。”赵路东点了支烟,接着说:“你放心,我了解他,他肯定会参加比赛的,不会有影响。”

    胡绫还是在闷头做账,赵路东眼瞧着那账本子上一滴一滴的眼泪都快聚成小河了,叹了口气,说:“你不要有负担。这种情况你见得少,我见得多,小男生一时情绪有点失控,用不了多久就会好的。真没必要。”

    胡绫依然在哭,好像赵路东越说,她眼泪流得就越快。

    赵路东自己也发现了,所以话说得少了,他沉默地抽烟,抽到一多半的时候才重新说道:“还是说……你考虑了这几天,喜欢上他了?”

    “你别问我,我不知道……”胡绫终于开口,声音又哑又哽,好像赌气又好像埋怨。

    赵路东将这支烟抽完,捻灭在烟灰缸里,低声道:“随你吧。”

    他走了,留下胡绫独自枯坐。

    她想了很多。

    其实她的学生时代也有过追求者,而且由于那时她对自己家庭的错误认知,导致她一直走的都是高傲的女神路线,除了赵路东小弟那种不上学的愣头青,校园内条件差的男生都不太敢靠近她,追求者质量普遍都很高。

    而这类人往往都很矜持,自尊心也都很强,理性至上。他们袒露心意前会进行漫长的铺垫,确认彼此都有这个想法才会付诸行动。如果她没有表现出兴趣,他们就会体面地拉开距离,绝不会有明显的示弱表现。

    所以当直截了当的nico出现在胡绫的生命里,她都来不及做出反应。他那边故事都推向高潮了,她这边序章都还没有读完。

    可人心总是最诚实的。

    女生对于美好的爱情有本能的趋向性,无时无刻不在向往,只要给一点点起因,就能幻想到宇宙尽头。

    胡绫想了一晚,没想出所以然来,不过她下了个决定,她起码要见一见他,当面把话说清楚。

    第二天一早,胡绫到了网吧,敏感发现气氛不对,以赵路东为首的一伙人围在一起开会呢。

    胡绫知道如果没大事,赵路东绝不可能九点前起床。

    询问之下,瘦猴表明冷雨昨天半夜跟nico动手了。

    “当时队长也在,我们一起去nico的宿舍劝他,劝着劝着,冷雨脾气一炸就上手了。结果nico也不是吃素的,两人干的是昏天黑地,最后警察都来了。”

    “打起来了?”阿津兴致勃勃地问,“冷雨也来我们店里玩过,我记得干巴瘦一个,他俩谁厉害?”

    瘦猴稍稍回忆了一下,说:“差不多吧……不上不下,都那水平。”

    胡绫快步上前,有点紧张地问:“警察来了?他们被抓走了?”

    瘦猴:“那倒没有,去医院了,两边教育了一下就走了。可能要写两篇检查吧,问题不大。”

    胡绫拎起包:“哪家医院?”

    瘦猴:“你要去?”

    胡绫:“当然!”

    瘦猴没说话,看了眼赵路东。

    胡绫:“怎么了?”

    瘦猴:“你不用去了,nico已经答应参加比赛了。”

    胡绫说:“答应又怎么了,为什么就不用去了?”

    瘦猴再次偷瞄赵路东,赵路东摊开手。

    “你总看我干什么,人家说的没错啊,为什么不能去?谁规定一间病房里不能有两个女人了,轮番伺候不好吗?”

    胡绫一愣。

    再往下问,才知道原因。

    nico之所以答应参加比赛,是因为他们学校的电竞社经理去找他了。

    理工大学电竞社经理叫小园。小园跟nico是同班同学,还是他们班的团支部书记。昨晚劝人的时候小园也去了,为了拉架她不小心被nico误伤,挨了一拳。后来她送冷雨和nico去了医院,彻夜长谈,凌晨的时候nico答应参加比赛。

    瘦猴看着胡绫,说:“其实小园一进校门就看上nico了,一路跟着进了电竞社,但nico一直没那意思。”

    瘦猴长得喜庆,脸瘦,眼珠子大,一聊起八卦眉飞色舞。

    胡绫安静地站着。

    阿津问:“为什么?”

    瘦猴:“小园是那种可爱型的女生,nico不喜欢这种,人家喜欢御姐!”

    赵路东晃晃脖子,说:“别的先放放,人受伤了,总归要去看一眼。”他指挥阿津,“到对面买点水果放我车上。”“好嘞!”阿津应道。赵路东又看向胡绫。“怎么说,你去吗?”

    胡绫淡淡道:“去。”

    阿津开车载着赵路东和胡绫前往医院,一路上赵路东频频打哈欠,似乎是不太适应在这个时间段出门。

    胡绫思绪翻飞,她不想说话,赵路东也没主动提什么,两人安安静静。

    到了医院,他们在注射室见到正打吊瓶消炎的nico,当时大厅里茫茫多的人,胡绫一眼就看到了那头热烈的粉发。

    她恍然意识到,她已经快一个月没见过他了。

    此时的nico还没发现他们,窝在椅子里,翘着二郎腿玩手机。他这个样子让胡绫感觉些许陌生,她觉得应该是神态的问题。nico在她面前永远是笑的,一双杏眼微弯,会带着所有人一起开心。

    但现在nico没有笑,他很疲倦,眼角冰冷。

    赵路东先一步走过去。

    “哎!”

    胡绫根本没有准备好,nico就看了过来。

    “东哥!”他刚打了招呼,视线一转,看到胡绫。他先是愣了愣,然后露出笑容。这是一个复杂的笑,胡绫感觉能以此写一篇五千字的分析论文。

    短暂的笑容给胡绫的内心造成强烈冲击,她上前两步,刚要开口,一个女孩跑到nico身边。

    “辛城,办完了。”小园手里拿着医院开的药和单据,忙得满头是汗。

    胡绫脑中立刻响起警铃,她用最短的时间扫视小园。论外貌硬条件,在看惯播音系各类美女的胡绫眼中,小园不算突出。但她胜在可爱,脸上胶原蛋白满满,很有元气,眼睛又大又亮,有点日系萌妹的感觉。

    她看着不像大学生,像高中拉拉队队长。

    nico接过药,看她一眼,问:“脸没事吧?”

    小园先是疑惑,然后用力摇头:“没事没事!”她注意到旁边几个人,nico说:“我好朋友。”

    小园连忙打招呼:“你们好!”

    赵路东和阿津应了一声,胡绫心中鬼怪作祟,费了死劲才寄出一个笑脸。

    阿津上下打量,逗他说:“你这被修理得挺惨啊。”

    “放屁!”nico说,“我给那傻逼打到眉骨骨折,他打我就软组织挫伤!”

    阿津笑道:“呦,那是你赢了呗。”

    nico坦然道:“当然了!我跟你是比不了,但收拾学校里那几个还是没问题的。”

    赵路东在旁嗤笑,nico看过来,忽然一叹。

    “东哥啊……”

    那小眼神里就带着点怨念。

    赵路东扬扬下巴,问:“你俩这情况比赛没问题吧?”

    nico:“没事,我们打架都没往手上招呼。我现在状态热得很。”

    不多时,吊瓶打完了,护士过来拔针。

    赵路东问:“你是回学校,还是到我那歇一天?”

    nico刚要说话,小园忽然拉住他的衣袖,欲言又止,nico犹豫了一下,说:“我……今天先回学校吧。”

    赵路东点头:“用送吗?”

    小园说:“不用,我们打车就好了。”她帮nico拎着包,还有赵路东送来的水果,一起往外走。

    他们到在门口分别,胡绫站在原地发呆,忽然听到nico的声音。

    “小绫!”

    她抬头,nico站在不远处的阳光里,冲她抬了一下手,笑道:“拜拜。”

    她马上抬手回应:“拜拜。”

    人走了,胡绫一动不动,赵路东道:“走吗?”

    没人回应。

    赵路东斜眼一看,胡绫盯着出租车离去的方向两眼发直。

    他忽然觉得有点好笑,冲阿津摆摆手,阿津先一步去停车场了。

    胡绫也说不清是怎么了,只觉得这半个月的消磨换来最后这一幕,着实有些凄凉。尤其刚刚nico抬手的瞬间,小园站在他身边静静看着她,一种强烈的挫败感从天而降。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nico可能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陪她玩游戏了。

    “我就说我兄弟行情好,没骗你吧?”

    胡绫本来沉浸在悲春伤秋的情绪里,某人一开口,气氛全无。

    睨了一眼,大踏步向外走。

    走着走着,隐约听见身后细碎的笑声。

    胡绫猛然踩刹车,怒目而视。赵路东两手插兜,憋笑憋得腰都有点弯了。

    胡绫咬牙切齿。

    “你怎么这么高兴啊?”

    “对不起……”赵路东抬起一只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就觉得这事挺他妈……”一张嘴,就不太憋得住了,笑得脸都红了。“我早说过这种情况我见多了。”

    十八岁的网瘾少年,没女人可以,没游戏才活不了。有人就是不信,眼泪流成河了,怎么劝都不行。他真想问问她是不是觉得自己成朱砂痣了?真别有这么重的包袱。游戏玩得好的男生最不缺的就是妹子。人家体验几天追人的酸爽,就要去体验被追的快乐了。

    不过看她那副要吃人的面孔,想想还是算了。

    赵路东整理表情,清清嗓子,说:“没事,我跟你说他俩也长不了,您要真是余情未了,可以——”

    “赵路东!”她这一嗓子的气浪让周围人都向后退了半步。

    赵老板很识相地改口了。

    “走吧,抓紧时间,我回去还得补觉呢。”

    胡绫抬头看天。

    今日阳光明媚,云淡风长,似乎是个杀人越货的好天气。

    赵路东两手插兜,向前溜达。

    “我看这结果挺好的,那小姑娘年轻可爱,跟nico正般配。”

    “你闭嘴!”胡绫听到赵路东夸小园,终于忍不住了。

    年轻?

    谁没年轻过,还有二十四根本不老好吧?

    可爱?

    只有不够漂亮才会被夸可爱!

    “而且!”胡绫跺着脚愤怒道,“人家叫钟辛城!他不是钟辛鹏也不是钟辛铮!你连自己兄弟名字都记不住!还有脸给人当大哥?”

    说完,她还嫌不够解气,抡圆手臂抽在他的胳膊上。

    这一巴掌结实的,头顶树叶都被震落两片。

    赵路东脸都疼歪了,捂住胳膊,满目狰狞瞪了她半天,挤出一句:“你他妈的是断掌吧……”

    胡绫扭头离去。

    至此,这本满打满算写了几十天的爱情之书,画上了不算圆满的句号。

    按篇幅整理的话,本书结构应该是这样的:

    序章:“————————————————————————————————”

    正文:“”

    后记:“—”

    终。